琇晶小說 >  一劍止戈 >   第10章

叢林法則向來都是殘酷而又現實的,諸如此類的事情並不是特例而是每天都在上演著。

山脈外圍,此時已是傍晚時分,一條清澈的小溪旁。此地距離剛纔大蛇之地已經五十裡地有餘。

小黑馬又恢複了那神駿的樣子,渾身皮毛烏黑髮亮,隻是此時他把整個馬頭都泡在溪水裡麵,急促的溪水一直沖刷著它的頭部,他已經如此持續一段時間了。看來並不是他感覺不到腥臭,而是有著不得不這麼做的緣由。怪不得他那時候做完決定準備撕咬之時,又是咿咿呀呀又是仰天大叫的。

“因為你這小屁孩,本座一世英名於今日毀於一旦啊!”

嘩啦啦一聲水花聲響起,小黑馬將頭重新拔出來用力的甩了甩,看著溪流對麵那宛如精靈般的孩子的有些幽怨的道。

此時的月無漾正把一雙腳丫放在水裡,時不時的撥弄兩下玩得不亦樂乎。而且手裡還拿著不知從何處摘來的野果與蘑菇,似乎在糾結先吃哪個為好。

小黑馬正準備再次將頭放進去沖洗的時候,突然看到月無漾張著小嘴正準備咬哪個五彩斑斕的蘑菇。他瞳孔放大,急忙大喊道:

“住嘴!”

聲音很大,在這山穀之中迴盪。月無漾聽到小黑馬突然地大叫聲,被驚的一動不動,茫然的看著正在洗頭的小黑馬。

“你這頂級白癡二代,你是不整死你馬爺我你渾身不舒服是吧?啊,我給你準備了這麼多魚你不吃,你從哪弄得這破玩意。這叫七彩菌,劇毒之物,是你能隨便吃的嗎?”

月無漾聽到他的話語,有些不知所措的指著溪流旁的一棵大樹下。果然,一棵碩果累累的大樹下方陰影處,那名為七彩菌的蘑菇密密麻麻的生長了一大片。不出意料的話那幾顆果實也是來自同一個地方了。

“你就不能讓我省點心嗎?就不能讓我好好洗個頭嗎?那叫聚毒槐,有它的地方方寸之地全是毒物。”

月無漾看著手中的果實與蘑菇,似乎有些戀戀不捨,隨後將它們一併扔到溪流之中委屈的道:

“我餓,肚子它一直叫。”

他又看了看放在旁邊的魚,似乎寧願餓著也不想去選擇活蹦亂跳的它們。

聽到這話語,小黑馬無奈,他雖然還有飛天的和幻化等簡單能力,也隻是僅此而已,本身為極為稀有的上古鬼麒麟,飛天似乎是與生俱來的,而且幻化也暫時隻能在小黑馬與大黑馬之間轉化,也就是說這小子要是想吃熟食,那隻能讓自己嚼碎了再喂他。除非他不顧自身安危恢複麒麟真身,那他也許會具備更多的天賦技能。但此刻身在落月山脈,他可不想剛出來就成為眾矢之的。

他站在一塊石頭上抬頭往落月山脈深處望瞭望,雖然他成功涅槃,但在墜月淵底根本冇有靈氣供他修煉,哪怕他身懷無數秘典,但也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他現在其實算是月無漾的伴生獸,與他一同出世。雖然現在重見天日,且經驗豐富,但根本就冇有時間給他好好修煉。他現在的修為頂天了相當於一個聚靈一層的修士。他需要時間,重新恢複修為,不然也不至於用嘴去給大蛇開膛破肚。

想到這,小黑馬無奈的歎了一口氣,隨後他難得正經的道:

“我剛剛給你吃的靈蛇膽不至於把你這二代餓死,雖然那條土蛇連妖獸都還算不上,但也初具靈智,就目前而言,我也冇有更好的辦法。而且它會將你全身紊亂的生命精華和靈氣牽引至你的靈海與經脈之中,這也得益於你先天聚靈的好處,不至於像之前那樣四溢開來。”

咕咕咕...

正在他一本正經說著的時候,月無漾的肚子又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小黑馬頓時冇了一點繼續說下去的心情。

他看了看已經垂下的夜幕,不耐煩的道:

“行了行了,當我命苦行了吧,你現在給我站在那聚毒槐三丈之處坐著,哪兒不許去,更不許再接近那棵大樹,我給你這頂級二代去找點野果。等我回來,教你牽引靈氣運行周天。”

說罷,小黑馬騰空而起往黑暗之中而去。

月無漾感覺到小黑馬似乎真的很生氣,於是乖乖的在聚毒槐旁邊靜坐。夜幕降臨,小無漾百無聊賴,他雙手托腮看著越來越高的月亮,不由得眼睛又紅了起來。

“孃親!”

他輕聲的呢喃著!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慢慢地他就在這無聊的等待中這麼睡著了。

......

就在月無漾剛剛入睡之際,忽然他胸口的月清明微微發亮,一縷月華被接引而下。

隨著月華籠罩周身,原本已經睡著了的月無漾嘴角帶笑,發出陣陣銀鈴般的笑聲,他似乎進入到了一個甜美的夢鄉。

“孩兒,玩累了吧,跟孃親一起靜坐一會好不好?”

“嗯!孃親,今天你能多陪我一會嗎?我已經好久冇有見到你了,孩兒很想念你。”

說來奇怪,月無漾未出世時他也會夢到自己的孃親,但在那些夢中,自己的孃親不但會給自己哼兒歌,還會給自己講很多的故事。但是這次,無論月無漾怎樣撒潑撒嬌,那夢中的女子卻始終不回答他。而且這次孃親那熟悉的麵孔也是隱隱約約看不真切。

“孃親,你不要我了嗎?我有名字了,叫月無漾,是風起叔叔給我取的名字!孃親,你為什麼不回答我?你真的不要月兒了嗎?”

那朦朧的身影還是冇有回答,隻是簡單重複著剛纔的話語:

“孩子,玩累了吧,跟孃親一起靜坐一會好不好?”

小無漾似乎很無奈,但還是乖乖聽了孃親的話語,在女子身邊靜靜的坐了下來。

月光正盛,此刻小黑馬已經回到了槐樹旁,幾顆青澀的野果被他放在一旁。

他看著此刻槐樹下的少年身影,十分震驚的道:

“隻存在於傳說中的夢中育人,月神果然也是不可想象的大神通者。”

“這二代的長輩們就冇有普通人啊!”

“這就是先天聚靈嗎?已經開始運行周天了,待他運行完大周天,差不多也就聚靈鏡二層了。這頂級二代的先天條件果然得天獨厚,無愧出世時那般驚天動地,如此這般,倒也給我省了不少事。”

說完,他重新來到小溪邊,雙腿岔開,隨後猛地將頭顱又重新放進了水裡,任急促的溪水一遍遍的沖刷著。除了清洗汙穢之外,似乎還有讓自己冷靜冷靜的意思。

再看槐樹下的月無漾,此刻,他胸口的月清明漂浮於他額頭月牙印記處。

自他在夢中那女子身旁坐下之後,他現實中的身體也跟著做盤坐狀,原本托著雙腮的手不知何時已經放於膝蓋之上,掌心朝上,手指微微彎曲,似持著某種手勢。

此刻一縷縷月之精華被接引而下,天地靈氣也開始快速向他彙聚而來。當然冇有像他出世之時那樣引來靈氣潮汐,但也絕不是一個普通聚靈鏡修士該有的規模。

就這樣過了半個時辰,突然。

“孃親!”

突然,一聲帶著哭腔的大喊聲驚的夜鳥四起。

月無漾已經結束脩煉狀態,此時一雙小手正握著那月清明,滿臉淚水的望著天上那輪明月。

但高天之上的那輪明月,又怎麼可以給他一個答案呢?

“彆喊了,找孃親我是幫不了你了。但是我覺得現在當務之急,太有必要給你找一張長期糧票了。”

“喏,這季節野果可不太好找。你就先將就著吃吧少爺。”

說玩,小黑馬叼著一個泛青的野果丟向月無漾。

隨後又道:

“但就你小子現在這渾身不染塵世的模樣,我想一入世就會被人抓去剁吧剁吧給研究了。到時候我可保不了你。哎!誰叫馬爺我人慈心善呢?”

“罷了,小子你有福了,我教你一篇古秘法。名為霧裡花,此篇不練到最後一篇,冇有其它作用,但也是我拚了老命才得來的不世篇章,初步掌握此篇,你就可隨意變化身形,至少能把你現在這般模樣遮掩一下,不至於讓人看到就想一口吞了。

月無漾此時已經緩了過來,雖然對於小黑馬說的這一切還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小黑馬應該是為了自己好。

“小馬,我不會再哭了。我會快些長大,我一定要找到孃親。”

小黑馬一愣,隨後有些痞裡痞氣的道:

“哎喲,小子,算你識相。馬爺我是真怕你動不動就掉眼淚,我堂堂鬼麒麟天天追著哄孩子那算怎麼回事啊!。還有,以後叫我白龍馬大人。”

“好的,小馬!”

小黑馬無語,滿腦子黑線。感覺和他待在一塊兒總處於持續暴走狀態。

“得了,我現在教你。你調動剛剛運行周天的靈氣照著我的口訣再運行一遍。”

“日出霧散花不散.......”

“我不知道怎麼調動?”

月無漾認真的道。

小黑馬聞言一個踉蹌,差點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小子,你逗你馬爺玩呢?你不是剛剛纔完成運行周天嗎?”

“而且我剛纔看你運行的功法,呼吸節奏十分神秘,奇經八脈通暢,運行大周天冇有任何停滯,定是真正的頂級秘典,而且和你契合度奇高。”

“我真不會!”

月無漾又道。

小黑馬聞言,不言一語,直徑又朝著溪流而去,果然,他又再度把頭埋進了水裡。

小無漾有些無辜的看著小黑馬,靜靜的等待著他洗完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