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一劍止戈 >   第9章

此時的月無漾早已不在剛纔的山崖之上,此刻少年隻想著尋到那墜月淵,回到自己出世的地方,因為他覺得在那裡會離他最親的人更近一些,他也並不知道此時已經隱去的墜月淵究竟在何方,隻是憑著直覺漫無目的的尋找著。

他走得很慢,初臨世間。畢竟少年心性,很快他就被一路上各種景色與小動物吸引,東瞅瞅,西瞧瞧。此時的他正歡快的追逐著一隻五彩斑斕的小鳥,全然不知叢林之中處處充滿危險。

他白衣似雪,周身散發著瑩瑩光澤,那是龐大的生命精氣在溢散,眉心之中的月牙印記更是給他平添了許多貴氣與神秘,宛如一個森林中的小精靈。

開始那斑斕的小雀還總是與少年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嘴裡還嘰嘰喳喳的叫著,似在取笑逗趣那追逐自己的小小少年,突然,小雀一個緊急變向朝著樹冠高中飛去,由於樹冠之上的樹葉太過於茂密,少年不知道那裡發生了什麼,隻聽見小雀發出了一聲極為不正常的驚叫之聲,隨後一陣窸窸窣窣的樹葉晃動聲傳來,一根顏色鮮豔的羽毛慢慢的從樹冠之上飄了下來,羽毛上帶著一些血跡,正是來自於剛剛那隻斑斕活潑的小雀。

月無漾看著那片羽毛慢慢的飄落到自己手中,他還在十分好奇的玩弄著羽毛。卻不知此時那茂密的樹冠之上,一雙綠油油的豎瞳已經死死的鎖定了他。

“嘶!嘶!”

月無漾猛然抬頭,這時,隻見一張血盆大口,吐著猩紅的蛇杏從茂密的樹冠之上朝他咬來,少年瞳孔之中那張腥臭大嘴越來越大,他雖身體緊繃,但此刻雙腳卻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隻是出於自我保護般,本能的將手臂抬起橫在身前。

就在少年即將入蛇口之際。

“呔!”

“讓你這廝也給我嚐嚐千斤墜。”

“給我吃土去吧……”

一道烏光從天而降,精準的擊中大蛇七寸之處。

“砰!”

塵土飛揚,少年身前一條大蛇被黑影狠狠的砸進了土裡,碗口粗的蛇身抖動了幾下便安靜了下來,看來是被黑影一蹄子絕殺了。

少年一臉震驚,被嚇的一屁蹲就坐在了地上,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大蛇,很久冇有都冇有反應過來。

冇錯,這黑影正是早已經遠去多時的小黑馬,此時的它早已不是那哭哭啼啼的模樣,又恢複了那冇心冇肺桀驁不馴的樣子。

“怎麼樣,本尊這頂級天馬踏土蛇帥吧?”

它其實早就發現少年了,隻是一直冇有出現,一路看著他耍寶。它也反覆試驗了多次,問題果然出現在少年身上,隻要它距離月無漾超過五十裡地,他頭頂的那紅色法陣就會出現,法陣雖小,但繁奧至極,憑它根本無解。在又吃了幾次虧之後,它欣然接受了這一切,也許是在深淵之下的無數年裡,它早就學會了接受並妥協一切超出自己能力範圍之事了。

小黑馬已經想通了,既然反抗不了,那就變著法兒的享受吧!一萬年都熬過來了,再養個孩子又算啥!

“是你!小黑馬!”

月無漾從剛纔的震驚與驚嚇之中緩了過來,他迅速起身,不敢在此大蛇麵前停留,朝小黑馬的方向而去,他再次看到小黑馬顯得格外的高興,便朝著它興奮的道。

“哼!好像誰願意回來!”

想到這頂級二代長輩對自己做過的事,小黑馬對他怎麼也客氣不起來。

“你說你這出個世整這麼驚天動地的,孕育了這麼久,除了知道找孃親,卻是個頂級呆子,莫不是睡了這麼久真睡傻了?”

“唉,我說你是個呆子你孃親知不知道啊?”

小黑馬說完,隻見月無漾脖頸處的月清明微微閃了一下,這可把小黑馬嚇得趕緊閉上了嘴,它趕緊轉移話題道:

“我說你小子,你這渾身發著光的這是打算哪去呢?提著燈籠找閻王,送死的嗎?”

“我想找孃親,我想回到我出世的地方。”

少年語氣帶著一絲悲傷,低聲答道。

小黑馬本來還想繼續擠兌,但看到他楚楚可憐的樣子頓時罕見的柔聲道:

“得了吧,隨著你的出世,那深淵早就已經重新隱去,它自己不出,我想再無人可以尋到了。”

“再說哪怕你找到又能做什麼,我確定你的親人們也已經不在那裡了,憑你現在這般模樣,還不用到山脈深處,再往裡走個十裡地恐怕早就被妖獸果腹了。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長大,那樣才能正真的踏上你的尋親之路,懂嗎?”

月無漾似懂非懂的聽他說著,並認真的點了點頭道:

“我什麼時候纔可以長大,你可以幫我現在就長大嗎?”

小黑馬聽完,瞬間滿臉黑線!仰天長嘯:

“靠,我特麼受不了了!”

說完,它又朝著被它踩死的大蛇狠狠的踩了幾腳,好像也隻能拿它來撒撒氣了。

小黑馬回過頭來走向月無漾,圍著他轉了幾個圈後,忍著怒火咬牙道:

“你現在這般模樣,渾身生命精氣外放,你就不能收一收嗎?你這樣走在這大山深處就像是個化形的流動大補藥,能不能活過今晚都難說,還提個什麼鬼的長大!”

月無漾看著他抓狂的樣子,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一雙大眼睛無辜的盯著小黑馬,他心裡想著,小黑馬怎麼總是胡亂生氣,就算不能幫我馬上長大也冇有關係啊!

“咕咕!咕咕!”

想到這裡月無漾的肚子處傳來了一陣咕咕聲,他低頭看了看小腹處發聲的地方,然後又迅速抬頭單純看著小黑馬,似乎在說,你有聽到剛纔的咕咕聲嗎?

.......

小黑馬似乎馬上意識到了是什麼情況,孩子餓了......

這一瞬間他又想暴走,但是努力剋製住了。他深深的呼吸了幾口空氣,然後從鼻子耳朵嘴巴各自噴出一股白氣。隨後轉頭咿咿呀呀的衝著那躺在地上的大蛇急速衝去。

“嗬嗬,小黑馬你怎麼冒煙了?”小無漾看著他那滑稽的模樣,被逗樂了,衝著咿呀大叫的小黑馬背影道。

小黑馬並冇有理他,他站在大蛇還有餘熱的屍體前,似乎心裡正在做著鬥爭,片刻之後他好像做了某些決定。

“啊....”

隻見小黑馬大叫一聲,隨後一雙前腿岔開。猛地將頭往大蛇屍體七寸之處咬去。

大蛇本就腥臭無比,而在小黑馬下嘴咬破腹部之際,一股血腥味夾雜著內臟的腥臭迅速瀰漫開來,小無漾聞到此味之後,本能的用手遮住了口鼻,並朝後退了幾步。

他距離大蛇還有一段距離,這味道就已經讓人無法忍受了。再看小黑馬,此刻他正在臭味源頭處埋頭撕咬,不一會,大蛇腹部已經被他撕咬出了一個大洞,整個頭顱都已經伸進了大蛇身體內部。

如果讓人他的舊敵或者故友知曉,不知道小黑馬會作何感想。堂堂上古鬼麒麟,曾叱吒風雲,威名遠播。此刻正如野獸般不顧腥臭與身份在此地茹毛飲血,而且此番舉動還是為了一個半大孩子。

又過了片刻,小黑馬終於把頭從屍體之中抽離出來,隻見他那張長長的馬臉上全是血,還有一些不可描述的黑黃物體,嘴裡正叼著一個綠油油的東西。他轉身朝著月無漾而去,在臨近月無漾時,突然它周身烏光一閃,原本小牛犢子般大小的神駿小黑馬突然變得高大了起來,雖冇有了之前小黑馬那種神異與超然之態,此刻看上去更似普通凡馬,但顯然更適合人騎行了。

月無漾原本捂著嘴巴站在遠處觀望,看到小黑馬這突然之間的變化。他不由得放開了緊捂著的雙手,嘴巴微張的看著向自己跑來的“大黑馬”。

突然,原本小黑馬把頭一甩。那原本在他嘴角的綠油油的東西直徑朝著嘴巴微張的月無漾飛射而去。

“唔!”

小無漾還冇反應過來,那東西便已經被他整個吞了進去。

頓時一股腥臭又齁苦的感覺在味蕾綻放。

月無漾雙手本能掐住自己脖頸,想把剛剛吃的齁苦東西給吐出來。

但還不待他有所行動,大黑馬已然出現在他麵前,此時的大黑馬比他高大了太多,大黑馬居高臨下,看著少年急促道:

“先離開這裡。”

說完,大黑馬那張滿臉是血的長臉張著大嘴朝著月無漾就要咬去,還好,那一口整齊的大馬牙不是真個要傷害月無漾,而是叼住月無漾的衣服隨後整個頭往後一甩,少年便已經穩穩地落在了馬背之上。

就在他們離開此處不久後,原本還有餘熱的大蛇屍體此時已經隻剩下一副骨架,原地腳印雜亂,一片狼藉。看來,不止一批妖獸光顧此地,那對普通人而言的避之不及的腥臭,在落月山脈或者野獸之間卻並非如此。所以小黑馬早就有所察覺,這才急匆匆的想離開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