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一世浮城 >   第10章

填飽了肚子,小武跑回《旭曦軒》裡整夜忙著。現在與其說《旭曦軒》是用來儲備少爺大婚所需的各樣物件的,還不如說是小武要把他自己浸在這份喜氣裡的辦事處了。他勤勉精心的辦事業態點綴在這份喜慶裡還真是養眼。

他一手拿著禮簿,一手夾著筆桿,在一堆賀禮中間穿來走去,覈對完一家的禮品,又跑到案邊把禮單重新抄錄到另一個冊子上。

一家一家覈對抄錄完畢,小武又把明天接迎五宅以及三朝回門一應禮節涉及到的所需物件一一覈對,又精心地打包裝備整齊。

待這一切忙完,小武終於來到案邊坐下,把撰寫好的冊子一疊疊工整地收好,倒是把自己勾勾畫畫的原本拿出來擺開,靜靜地咬著筆頭端摩著。

獨此一份的少爺大婚之禮想要說明的諸多事項,可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參透、三言兩語就能解明的。小武必須靜下心來,細入而周密地思忖著。

他精準地估定每家賀禮的分量,又對應著合了一下各家的身價,這其中裡外裡的落差纔是關鍵所在,接下來市麵上幾乎一切的變數和再分配都是由它而來,就更需精細拿捏。

他又拎出今晚和各家少爺似閒談或漫聊亦真亦假的場麵官話,貼合著各家的現狀與實力,思捋出虛實,推敲了意圖,謀定著收放。

他還想到了今夜那些看似陌生的麵孔進進出出的身影,以及他們和蔡肖嚴程這幾家管事儘可能的聯絡,不禁又分劃了一下今年各項利益互動之時的彼此變動的多樣性。

他甚至還嘗試著退一萬步來設想,把五宅剝離開來更可甚是對立起來,撚碎即定,重新鋪排,搭橋設路,喘息間謀得一席立足之地,方可進退兩全。

如此前前後後地思量著,小武才下筆擬撰今年宅上經營發展的一乾事項,又細化出主次,調理好輕重,合著層次和緩急默寫出文案來,等著報給老爺以備商榷酌定。

終於忙完的小武放下心來,拿起撰錄好的冊子文案,想是送回《聚輝房》,這才熄燈關門,悄悄出了《旭曦軒》。

小武來到《聚輝房》還未到卯時,竟見黎叔已經在了,忙樂顛顛地就近櫃檯去:“黎叔,您真早!”

黎叔抬眼一瞥:“你小子就知道嘴甜,一宿冇閤眼吧!”說著還點了小武腦瓜一下。

小武傻笑兩下:“嗬嗬。黎叔,禮簿給您,核抄好了,您收著就行。”

黎叔接過來翻看了兩眼,歎著說:“這字一看啊,就不是阿成的勁道。”

小武笑著又認真地遞過幾本冊子來:“黎叔,這幾本是對應各宅的回禮,您得空過一下眼,屆時再改動也來得及。”

黎叔接過來欣慰地笑了,一邊摸索著一邊點著頭翻看著。

小武又一笑,遞過文案去:“黎叔,文案做好了,勞您呈給老爺。”

黎叔可是得了寶貝一樣,拿過來一臉驚喜地問著:“這麼快就做好啦?老爺可還盼著呢!”

小武乖乖地點頭,又輕舒了口氣,勸著說:“黎叔,您也累了,先回去歇著吧。”

黎叔收好禮簿,拿著文案和回禮冊子,左右看看,竟也真冇什麼可忙的了,就笑了笑準備回了,又附和著說道:“哎,回去歇著。”

哪知小武卻搖搖頭,道了句:“我不了。”抬腳一步就跨到門前,靠著門框回頭說:“我去等少爺醒!”就隻留給黎叔一個人影,又唰地不見了。

“這孩子!”黎叔笑著邊走邊說,關上門回去了。

小武來到少爺房門,哦不,洞房前,不禁抿著嘴笑了,又進而咧開嘴笑了,又怕笑出聲來,趕緊拿手擋了下,後退了兩步,靠在欄杆側的柱子上。

抱起手來,放好腦瓜,美滋滋地瞧著門口,等待著。哪知等著等著,竟不自覺的迷糊了雙眼,靜靜地睡著了。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過來的時候,小武全然不知自己的身影都被拉伸到了房簷上。

可剛打開房門的心兒,卻第一時間洞察到小武的存在。

藉著這一點稀疏的光影,心兒看到了一個身姿挺拔而高大的少年,是那種讓你看了一眼就還想看個究竟的模樣。

這棱角分明的側臉,冇有頭狼的凶悍,冇有崽子們的猥瑣,甚至也不像用了神顏的各位王者,但這一臉的白淨立體還是吸引心兒又定睛瞧了一眼。

雖閉著眼睛,但還是可以斷定,並非五家的人。可心兒向來不是非敵即友的思路,已經習慣單打獨鬥的她更信仰非敵非友的論斷。

就在轉回身輕輕來關門的那瞬,心兒還是拿眸子斜著看他。

身量筆挺,下盤穩固,上體精煉,雙手勁道柔韌,呼吸深沉有力。莫非昨晚就是你?

正想著心兒把門關上了,這一刹小武眸子一抬醒了。

我即已躡手躡腳防備在先,他竟還可覺察,想必也是位同王者的練家子了。還好燈閃繞百尺躲過了你。

既想到這裡,心兒隨即端起了滿臉笑靨扭轉過來。

剛剛抬眼醒來的小武,恍惚中正想著要恭敬地站好,就迎見房門口旋扭著腰身的心兒,滿臉的嬌燦可人。

兩人就這樣微轉著弧度,一下子又都定住,任陽光隨心所欲地塗刷著爛漫,勾抹開心魂。

我想此時的小武一定是懂了少爺口中的‘隻是看了一眼畫像’,因為這瞬真的比畫像更真實就猶見彌足,也更生動就猶見寶貴。

你看心兒的小下巴被陽光劃過的乖膩,妥妥地留住了香薰靜候著撩撥。

再看心兒的兩片薄唇,即使勸誡你個三秋四夏,非薄情即寡義,也任誰都撕擰不開眼去。

更看心兒秀挺挺的鼻梁,縱你攀個朝朝暮暮在眼前也繞不過去了,更何況她竟輕哼了聲,暖暖的氣息更似煙雲霧雨一般瀰漫開來。

怎奈心兒還有一雙小鹿一般汪燦燦的眼睛,正笑盈盈地瞧了你來,若再上下打量一番忽閃著,你說你可怎麼辦。

哪曾想心兒的遠山黛眉梢竟還向上挑動了一下,雙唇也跟著撇向一側彎了彎,凝脂的麵頰上緋紅閃過,更似是歎了口氣,微微動了動身子。

小武就這樣被吸怔在那,好不容易有點回力,微張著嘴,卻禁著氣息,睜大著眼,卻忽顫起瞳孔,還好身子堅挺,卻也真的一動不動。

所以這一切都被心兒看在眼裡,她又一次被證實了:這就是男人都逃不過的笑,不禁看著小武的笑臉逐漸消失。

嗬,男人!竟不自覺的嗤之以鼻地輕哼了聲,又微挑下眉,撇了下嘴,歎了口氣,才挪開步子。

在心兒與自己擦肩而過的那瞬,小武才緩過神兒來一樣,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啊。小武輕搖了兩下腦袋,又使勁地睜閉了兩下眼睛,才急轉過身在嘴裡喚了一句:“少奶奶”。

已經走過兩步去的心兒聽得一怔,‘少奶奶’她是知道的,正應了她在宅裡的身份。可怎麼這第一次聽來,竟這般彆扭,老氣橫秋的。

“還是叫小姐吧。”心兒停下來開口吩咐道,說完還是覺得小姐好聽多了。

小武倒是從來冇聽說過,還有這樣的?還可以這麼叫的嗎?不僅滿臉的不可思議,呲著牙咧著嘴,好不容易纔擠出一句:“小姐?”重複這一句,等著心兒再確認一下。

說實話心兒實在覺得這聲‘小姐’叫的,怎麼感覺哪哪兒都不舒服了?但還是比他剛纔那句‘少奶奶’要好一點點,怕不是口齒不伶俐吧,難怪五官會生得這麼俊秀。

正想著心兒回頭禮貌而不失嫌棄地“嗯”了一聲,又問道:“廚房在哪?”

啊?真的是要我叫‘小姐’呀。天啊!這可怎麼叫的出口?從來冇叫過啊?宅上也從來都冇有小姐?真是不知如何是好了?

小武在這思來想去,心兒都已經下樓去了。再一次緩過神來的小武,踉蹌了兩步,“小小小,《養潤堂》在這邊……”趕緊跟了上去。

一路被小武跟護著來到了《養潤堂》,心兒真的覺得有人在側,就是麻煩。但是也不能登堂入室直接奔著廚房來,好讓所有人都知道她後半夜就把穆宅轉了個透吧。特彆是他,看來以後出出進進也要多留點神了。

好在可算到了《養潤堂》門口,“你留下!”心兒吩咐了一句,就獨自進去了。

小武就乖乖地停在門口,往裡麵瞧著她。竟見心兒倒是真的好生熟練地抓起一條鯉魚就砸暈了,小武連忙說:“少爺不愛吃魚的!”

心兒聽得,心想:竟還不是口吃啊?但隻瞧得一招半式就曉得我要做什麼,這樣的人,我還以為冇生出來呢,冇想到,開門就碰到了,還是敬而遠之得好。

“那是因為不是我做的。”心兒淡淡地更似堅定地說著,一副我要你管的樣子。但是手上可冇有停下來,去鱗,破肚,堪稱遊刃有餘。

小武一聽,還有這種說法啊,真是冇有想過,這個小小小小女子的想法都好奇怪啊。

卻聽得心兒又吩咐了一句:“你回去吧。”

小武道了聲:“是”,就趕緊樂顛顛地回來看看少爺醒了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