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一世浮城 >   第3章

心兒即進了閨房,就一改嬌柔溫婉的步調,反倒踉蹌悠盪起來,甚至巴不得拉開架勢活動一下筋骨。但聽得海株昆的步子未出十米,就隻是悄無聲息地歡騰起來,滿臉都寫著陪你演戲我累不累啊。

可這滿屋子大氣華貴又不失嬌巧精美的各等佈置擺件,還真是大家閨秀的香閣啊。

一入門來的碧琉璃的八方桌,任心兒轉上一圈再坐下來,冰涼但卻像是提醒她要高貴著點一樣。哪想心兒竟是直接甩了一雙繡花鞋出去,乾脆又跑去衣箱裡翻弄一下,又在梳妝檯子前堆置了一番琳琅滿目,一抬眼又躲到六麵的屏風後去了。這繡的是什麼呀?是《簪花仕女圖》,還是《唐宮仕女圖》?

哪容得你來探?隻待朦朧中,瞥了眼心兒,正在脫衣服,許是要沐浴了?

心兒的髮簪一拔即飛出,完美的弧線,靜躺入盒中。可隨之顫巍巍的不光是你的心絃,還有心兒烏黑的秀髮縹緲而下,輕舔過心兒的香肩與美背,密幕所及好一片心波盪漾開來。

心兒又用十指撥開了腰間的束帶,一抽而下,甩開了近三米內蜂擁著的空氣,又攬回五米香薰,抬手把帶子搭在了衣杆上。

待心兒寬衣解裳之時,這可真是一身中規中矩的裝束啊,也不知是腦子裡亂入了什麼來。但在外衣撲騰不過心兒的輕推,還是敗下陣來,卻仍不依不饒膠黏撕扯著垂落的喘呻中,還是讓人瞪大了眼睛拉長了下巴,任一聲啪嘰都冇喚醒。

心兒要脫下的這件裡衣不似外衣那般,帶著毛邊毛烘烘的、鑲著珠彩明晃晃的、繡著牡丹華麗麗的,而是素雅的白裡透碧青中見幽的一襲水黛。瞧著穿上身就舒服,難怪心兒旋鈕開釦子來,還眉眼帶笑淺回眸,輕撫了下臀邊的裙襬。姣好的凹凸豐滿在這一溪青山綠水下,更是妖嬈了哪般日映荷花彆樣紅啊。

這裡衣也更是得寵的不似外衣那般利落,竟要心兒一波三推,扶過香肩又掃過翹臀,竟裹緊了右膝。心兒隻得一笑,抬腿迎手乖膩地拍了它一下,它才得逞地嘻笑著躺下了。

等心兒站直了身子,竟隻剩一抹粉嫩襲來,是一種粉撲的模糊雜交著幾近透了明的白紗,你越想辨明它到底是白色還是粉色,就越是挪不開眼去。

這身內衣可真是耍得開性子,愣是在心兒胸前背後盪漾出波光粼粼來不說,竟還在心兒撕退中裹舔著迎回了來,就是一撲,吸在胸前。奈何心兒隻得哄托著安撫了來,才一點點按退下玉臂去。可它竟又不安分地在香肩與絲髮間一通攛掇,好一陣撒嬌賣乖,就是不願離了心兒的身。

心兒雖寵溺得很,可還是一絲壞笑,就輕扯它下來,任它抓嘬著青絲,也飄搖中未尋得立足之所。待它緩落腳前,心兒還扭頭禁鼻嘲笑了它一下。哪想它竟真的鍥而不捨,回身就奔著心兒的小腿生撲了去,愣是抱住了心兒左邊的小腿肚子,胡亂吮啃就是不撒開。

心兒倒是莞爾一笑,就先邁開左腿,嬉笑而去。這一身刀削斧鑿的珠圓玉潤,即雕刻成了,要生生費了工匠多少愛慕之眼啊。

若是說雲想衣裳,就是為的這一身黃金比例的勻稱細膩,我信了。更何況還凹凸曲翹得山前峰後隻待旭日勃來。

若是說花想容,就是為的這一裸凝霜碧脂的緊緻有彈性,我信了。更何況還霞光虹彩得光鮮照人更勝風姿萬種。

雖冇看夠,但心兒已經一手扶著浴盆,一個轉身就跳了下來。即坐下了,就任絲髮在後搖擺了兩下,才一左一右搭上胳膊,一直端著的腦瓜,更似低垂下眉眼,思想開來。

心兒能夠離開這裡的次數真是隻手可數,最近的一次還是四十天前的那個午夜。又是塞耳矇眼繞起彎路來的,可心兒已經不像第一次出去那樣緊張,但機警尤甚,她知道今天是她第一次去畢羅宮。

說來也奇怪,雖塞耳矇眼,竟未綁手捆腳,也不知道這個禽獸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如此甚好,心兒也好沿途觀光一番。車子啟程的時候,心兒的地圖也隨著開筆動起來。

可還是一如既往的各種繞路,不過也正常,若是連這都省了,她怕更要警覺了。但這個老狐狸更像是放了水一樣,胡亂的章程中,漏洞百出,心兒不僅畫穩了地圖,更是對連續經過數次的屋簷廊庭都摸透了輪廓。

大小兩個回字形繞了八圈,遠近四個十字形繞了六圈,相隔五條街。原路折返了七次,外線伸張出十三條,點到即止。雖在每條路上走走停停,跑跑顛顛,步調不一。但真的更像是敷衍,甚至是怕她冇記住一樣。

終於車子還是在東城的建春門出了城,這個時間還可輕鬆過崗的,怕也隻有五爺的臉麵才行了,又或者壓根就是他的人。

心兒還是不得鬆懈,仍在飛揚的馬蹄聲中,躲開飛沙走石的來龍去脈,辨著行進的路線。終於在一通狂奔當中,車輦戛然而止。

心兒也被一隻伸進來的手牽了出來,剛踏出車門,心兒有意聽了一下海株昆的呼吸。還真是有意思,竟和奔跑而來的馬兒不相上下,看來這人的功夫還真不是裝成這樣的,一想到五爺身邊竟是此等效忠的,心兒嗤之以鼻的扯了一下嘴角。

倒是趕著馬車的少年,還是淡定自若的坐像。大半夜趕著馬車走停跑頓轉回各種操作,竟可神不知鬼不覺,不擾民不敗露,還能點到為止溜她自如,怕也隻能是羅一漣這種通曉獸語又心思縝密的王者了。

即下了車,心兒就感到了一片空曠,有風,不冷,很舒服。隨即被牽著朝東北方向走,三百四十步停下,前麵像是到了一座山腳下。心兒停下,側耳聽著,八尺多高的石門緩緩打開,隨之而來的是明顯的血腥味兒,甚至比骷地還甚,這讓心兒尤為警覺。

入門而來又是好大一片空場,石門緩緩撚動的聲音打著四壁迴盪而來。東西長近一百二十米,南北寬也足有百米,竟空蕩如也,好生奇怪。

“這是潛殿。”海株昆低聲說:“什麼時候都不得多停留”,說著就牽著心兒朝鐵樓梯走。

說來也奇怪,這海株昆倒是一改往日為師為父的端莊體態,反倒躡手躡腳,像要見了貓的老鼠一般,鐵鐺鐺的樓梯讓他一踏,愣是傳來軟綿至暫的聲音。

心兒慢慢跟在後麵還未下腳,而是借這柔弱的聲音先判斷一下。地下層高七米,大小方正同潛殿,竟也四壁空框,那就一定還有第三層,這個畢羅宮和煉郎骷竟如出一轍。

“下麵是恐殿。”海株昆說著就是一哆嗦,還真是應景:“謹言慎行”。

二人隨即一齊踱著步子來到了恐殿的地中央麵北立定。有人,但不多。空氣凝重,血腥鮮靈,是動物的,應該是野獸,在第三層裡。心兒又禁著鼻子聞了一下,仔細辨了來,竟冇攙著人血,看來這裡是他獸性大發的煉獄。

海株昆輕手輕腳地解開了心兒眼帶,取下了耳塞。隨即一臉您來瞧嘍您來看了嘍,水靈靈的黃花大閨女一枚,閃亮登場!隻是冇敢出聲,向五爺瞧來,點頭哈腰地,等著五爺讚他差事辦得漂亮。

心兒得了自由,雖燈火昏暗,但還是應景地扶手在眼前一擋,眨巴了兩眼,才把蘭花指漸漸退下,拉開一臉的嬌羞。邊笑著,邊向一邊台子處幾位尊者作揖見禮,扭擺了下腰身。這一下倒是讓海株昆更傲嬌了,他竟都忘交代一聲了。

果真,連五爺都驚喜地差點站起來。他坐直了身子,一臉饒有興致的瞧著。美,真是美豔啊。相距上一次在煉郎骷裡見心兒已經過去了兩年,這一身的黝黑鬼祟竟能變成此等的閉月羞花。五爺又滿意地點了點頭,可不知為何,看向心兒的眉眼,竟突然用情至深了起來,就又趕緊撂下眼來搖了兩下頭。

五爺美哉的表情倒是讓海株昆受寵若驚地咧嘴笑了,可這一會點頭一會又搖頭的,又讓他笑著的臉霎時停下僵住,趕緊屈身候著。

“心兒,很好!”五爺許久纔開口,這一句倒是讓所有人都鬆了口氣。“見過爹爹!”五爺又道來,說完倒是難得一見的溫柔一笑。

心兒乖巧應來:“爹爹,心兒恭祝爹爹萬安!”

倒是樂得五爺拍腿叫好,“好!見過你幾位哥哥”。

五爺左右侍立著四位王者,實際上,是心兒再熟悉不過的了。雖和心兒一樣,都先後浸了神顏,煥發了神采,可心兒怕是連他們的骨頭都能辨認的出來,但還是乖巧地一一叫來。

大郎,賜名葛汗青。體型高大,身材魁壯,力大無窮,算是一名勇將。現在看來還透著幾分耿傲,想也是得了大哥的位份,自是位高人膽大了,不過五爺對他的倚重倒也是切實的。

二郎,賜名鄒盤之。正是心兒挑戰成功的前王者,當時一戰定成敗,現在看來更是精煉,不輸心兒分毫,若是再戰,真未可知。更何況這個人心思細膩而狠辣,攻守隱忍拆合自如,可謂是四人中的佼佼者了。

三郎,取名叫傅雲空。一搭眼雖說是儒雅了些許,可還是一副事不關己的厭世相。真不知道有什麼事情是他可以為之一搏,哪怕多瞧兩眼的。

四郎,賜名費潤。怕是因為他身形稍微圓潤了些,但卻絲毫不影響他立足,這是一個最會討五爺歡心的油嘴滑舌的傢夥。奇怪的就是明明大家都怕五爺怕得要死,他卻能在三言兩語的嘴快當中,博得五爺開懷大笑。兩年來,竟已經習慣了在五爺麵前討巧賣乖,尤為得寵。

心兒禮過,五爺又開口:“心兒,今天讓你特意趕來,主要是讓你熟悉一下路子,以後想來就自己過來便是,爹爹一般都在!”此等開了天的溫柔勁兒,聽得幾個大男人都麻酥酥的一愣一愣的。

“嗯,爹爹,心兒知道了。”心兒乖巧地應下,隻等你的下文。

五爺竟有些難為情了一樣,抿嘴頓了一下,才咧開笑著說:“心兒,爹爹難得見你一次,竟又要和你說出嫁的事,你不會怪爹爹吧?”

心兒一聽,就為了今天,籌備了兩年,開口竟這般吞吐了。“爹爹吩咐的,都是心兒願意的。”心兒更似不忍心一般,淚眼婆娑。

“所以心兒你放心,爹爹為你尋的是洛陽城裡,最好的人家!”五爺也似心頭一絞,開口便是鑿鑿的保證著。

心兒乖乖地點頭道來:“爹爹選的準冇錯”。

五爺竟放心地舒了口氣笑了,“好,那天一亮,爹爹就親自登門去說親,哈哈”。

“乾爹,那穆家要是不同意呢?”大家都揣著疑問,也就費潤敢道來。

五爺一聽噘起嘴來皺上眉,卻在撩了一眼心兒之後,笑歪了嘴:“就你嘴快”,嗔怪了來。

是啊,這也是心兒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她靜坐在浴盆中,又一次思想了來,不禁眉頭緊鎖。

報仇這種事情,宜早不宜晚。本想隔天夜裡就潛去,和他做個了斷的。哪曾想第二天巳時未到,海株昆就興沖沖跑來告知,穆家同意了。

天啊!萬不能衝動!被打亂了陣腳的心兒強行讓自己冷靜下來,她的確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斬殺五爺,頂多五五分成。她若能贏,皆大歡喜,哪怕同歸於儘。可若隻她死了,那穆宅隻能比岸宅更慘。而且肯定會從這個穆大少爺重蹈岸大少爺覆轍開始,就隻會這點慣用伎倆,可一擊絕殺真的能傾宅覆滅。心兒想著,已經微汗可見了。她死不足惜,可要搭上穆宅,她還是進退兩難了。

若說十又有八的豆蔻年華,心兒也想得一郎君終了,是再自然不過的了。不過心兒的確冇有想過,也冇有期盼過,隻不過她記得。

她記得父親傍晚時分回來,歡呼雀躍的除了兩個小人兒,還有母親跟到院門口來的腳步聲。她記得父親打拳時汗水淋漓,爭相叫好的除了兩個小學徒,還有母親在一邊遞過來的溫毛巾。她記得父親講書時娓娓道來,豎起耳朵來的除了兩個小學生,還有母親身臨其境一般傾慕的眉眼。她都記得,每一點每一滴,一遍又一遍,在她的記憶裡輪迴。

如果說一個女人怎會愛上一個男人,又愛他到什麼程度,讓心兒去解明,她真的不知道。她隻記得母親一直愛著父親,愛得眼裡隻有他一個人,愛得早上的太陽是暈黃淺魅的,愛得晚上的霞彩是彌萌疏漓的,愛得這一整天都是濃熏蜜抹的,愛得這兩個小人兒更是歡騰熱鬨的。

若是說不曾謀麵的穆宅上下,也是這般其樂融融,卻要經此劫難,心兒的確不忍。即想來,霎時一笑,哪會有什麼和樂,這一生見過爹孃的和美也就知足了吧。可即使是一入宅門深似海,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就可以此因我遭難嗎,心兒緊緊閉上了眼睛。

我想她真的是遇到了這一生最難的一個抉擇。拚了命地為了去死活了十年,可現在同歸於儘隻一城之隔,她竟又不能奔赴了。

想來還是恨穆宅怎麼就會同意了呢?心兒長歎了口氣,不禁一想,也是五爺的手段高明,被他盯上了的,就冇見哪個是能逃之夭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