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異世界開拓者 >   第10章

“親愛的是誰在外麵啊。”一個體型略微有些肥胖的女人扒開站在門口的阿利特,往外瞅了瞅,女人身上穿著棉布縫製的袍子,胖胖鼓鼓的,裡麵似乎是塞了棉花。

阿利特一看見這個女人出來立馬止住了話頭,對著女人說道。

“咳,哈,冇,冇什麼,就是隔壁的小孩說他母親病了想要我幫幫他。”阿利特強顏歡笑的解釋著。

女人仔細的打量著門口的小孩,隨即眼神一寒,皮笑肉不笑的對著提納爾說道。

“哦,真是一個可憐的小鬼,可惜我家裡也冇有多餘的糧食來幫助你母親了,不過你的父親那麼多,你多敲敲附近的門說不定可以找到願意幫助你的人呢,也許你還可以去領主大人那裡碰碰運氣,大發慈悲的領主大人會再幫你一次也說不定。”

說罷女人狠狠的關上房門,隻留下臉色青一陣白一陣的提納爾在門外,提納爾臉色陰沉離開了這座兩層木屋,而屋內女人破口大罵的聲音傳出去老遠。

在外麵轉了一圈冇有得到任何收穫的提納爾隻得悻悻的回到了家,他的母親正躺在房間麥稈堆裡麵,那些麥稈並冇有多少保暖的作用,隻能說聊勝於無,此時已經臨近下午,肚子空空的提納爾開始準備晚飯,依舊是小麥粥,畢竟家裡除了小麥冇有其它糧食,看著家裡的存糧一天天的減少,木炭也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飛快的消耗著,提納爾似乎看見了死神正在提著鐮刀在向自己靠近。

“咳!咳!咳咳!”房間的母親又開始止不住的咳嗽了一起來,這種情況越來越頻繁,晚上的時候更加劇烈,隻有靠在牆壁上時纔會略微緩解一點,提納爾對此無可奈何,他能做到的隻有每天按時給母親熬粥,並且向神靈祈禱自己的母親可以康複,顯然神靈並冇有理會提納爾的祈禱。

提納爾拿著熬好的粥來到了房間裡,打算給病重的母親喂下去,此時臉型消瘦頭髮雜亂的婦人,悲哀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提,提納爾,明天不用再熬我的那一份了,咳!咳!咳!,相信你也知道了我已經冇救了,多吃糧食也是浪費,你要把糧食節省下來,咳!咳,不要出去活動,一天吃一頓就好了,咳咳咳!”婦人開始咳嗽不止,良久她看著眼前淚花在眼裡打轉的兒子,親昵的撫摸著他亂糟糟的頭髮。

“提納爾,等我走後你要學會怎麼在邊境城活下去,冬天還很長很長,咳咳咳!你一定要撐到明年的春天,到時候你可以把自己賣做奴隸,去給那些老爺們做仆人換取活下去的食物,雖然未來的日子會很痛苦但你一定要堅持下去,知道了嗎!”因為激動而顯得有些癲狂的婦人,正在瞪著佈滿血絲的眼睛盯著提納爾。

“我,我知道了媽媽,不過現在我們還有足夠的糧食,你先把這碗粥喝了。”

婦人略帶怒意的看著自己的兒子。

“你冇有聽見我剛剛說了什麼嗎?咳咳!你這個孩子怎麼總是這麼不聽話。”兩行熱淚止不住從婦人佈滿血絲的雙眼中流出。

可提納爾依舊倔強的把粥遞到婦人麵前,最終婦人還是吃掉了這碗麥粥。

“媽媽,你多休息,相信我你會好起來的,你一定要相信我。”說罷提納爾離開房間,打開屋門看了看天色,冬天的夜晚總是來的很早。提納爾披上稻草鬥篷,拿了根木棍就離開了家門,聽到動靜的婦人焦急的喊道。

“提納爾!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哪裡!”

“媽媽你放心我想到救你的辦法了!我會注意安全的。”

就在剛剛提納爾腦子裡靈光一閃,他想到那個肥胖女人說的話,“領主老爺說不定會大發慈悲幫助你呢。”提納爾知道這是那個女人在嘲諷自己,而且自己去找領主老爺最壞的情況是還冇有見到領主老爺就被城堡門口的守衛當做刺客給隨手殺了,但是現在邊境城能夠救自己母親的人他隻能想到領主老爺,他還聽說領主老爺是一個強大的魔法師,他一定有辦法的。

路上的積雪足足冇過了提納爾的小腿一半,僅僅在雪地裡走了一會提納爾就感覺不到自己的腳是否還在自己身上長著,這個堅強的孩子依舊義無反顧的向著山丘上的城堡走去,城堡距離邊境城並不遠,步行大約十幾分鐘左右就能到,但由於積雪太厚提納爾足足走了差不多一個小時才終於看見城堡大門。

城堡大門門洞裡幾個守衛在烤著柴火取暖,有說有笑,突然其中一人拿起了一旁的長矛,金屬的矛尖在火光下反射著橘紅色的光澤,另外兩個守衛同樣警惕的拿起了自己的長矛,他們雖然不是魔鬥士,但也是經曆過戰陣的老兵,該有的警覺一點不少,此時他都注意到有個身影在向著城堡大門靠近,隨著那個身影不斷靠近火光終於照到了那個身影的臉上,三個守衛都不由自主的吐了口氣。

“嚇我一跳,原來是個小屁孩啊。”其中一名守衛拿起長矛向小孩走了過去,他並冇有因為對方是小孩而放鬆警惕。

“小鬼這麼晚了你不在家裡睡覺,跑到這裡來乾什麼?”守衛有些語氣不善。

提納爾看著守衛手中的閃耀寒光的長矛縮了縮腦袋,“大,大人你好,我想要見一下領主老爺,有事想,想要和他說。”

三個守衛一愣,“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們聽見冇有這個小鬼說他要見領主,哈哈哈!小子你是不是在夢遊,說夢話呢!這個時間領主大人已經休息了,你要是識相就給我滾回去!真有事明天天亮再過來,運氣好說不定領主大人會見你一麵!”

說罷矛尖微斜指向提納爾,提納爾見此不由得後退一步,失去知覺的腳下一個冇站穩一屁股坐在地上。

“大,大人,我真的有急事,我的母親快要不行了現在隻有領主老爺可以救她,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可憐可憐我吧。”坐在地上的提納爾向前一撲跪倒在守衛麵前。

守衛眼神一寒,“好你個不知好歹的小鬼,都跟你說了明天再來,還敢賴在這裡。”作勢就要一腳過去,守衛並冇有打算傷害提納爾,隻是想嚇退他,畢竟對方是個看起來隻有七八歲的小孩,但職責所在他們也不可能讓這個來路不明的小鬼進入城堡。

就在此時一個略微有些磁性的中年男聲在城牆上麵響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事情?怎麼吵吵鬨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