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隱世洪荒 >   第10章

彆看在福地中他每天將井水拿來洗澡,但出來後,他卻無比珍惜。

而且,本來是想出來後孝敬給……爹孃的,誰知現在……

想到這裡,李景雲剛剛有些展開的眉頭,又緊皺了起來。

城主張奎,他在之前打聽訊息的時候,也聽說了此人不少事情。

此人是三年前從縣衙裡調任而來的,聽說是上頭的縣令親自修書向郡守舉薦的。

張奎此人,在百姓口中,並無多少好名聲,大多都是貪財、好色等等。

雖然在上任後,冇做過什麼造福百姓的好事,但也無大惡之事,算是一個“有分寸的貪官”。

李景雲本想像上次一樣,深夜潛入城主府,但因為姓崔的仙師身亡的原因,這幾日城主府晚上也是燈火通明。

人來人往絡繹不絕,而且都腳步匆匆,神色如喪考妣。

想來也是,從來冇有哪個城鎮聽說護城仙師被殺的情況。

最多是護不住城鎮被外敵而殺,像這樣在平常時日裡死於非命的情況,還是頭一遭。

上麵的縣衙若是問下罪來,他們都會受牽連。

那張奎這幾日已經一個頭兩個大了。

整日抱怨著,怎麼這麼倒黴的事,就讓他碰上了呢?

那該死的崔石,也不知是惹上了哪個高人,就這麼無聲無息的讓人取了性命。

他平時裡雖與崔石不和,但明麵上還是過得去的。

兩人都愛財,卻也還算涇渭分明,你撈你的,我賺我的,井水不犯河水。

但崔石畢竟是陰陽宮的弟子,雖說地位不高,但也不是彆人能說殺就殺的。

雖然他自己也有“上麵”的大人護著,陰陽宮也不敢拿他怎麼樣,但總是要給陰陽宮一個交待的。

可他這幾日連個頭緒都冇有。

而縣令大人那裡,卻要他去追查一個富家公子的行蹤,說是那個富家公子前幾日來到了靜遠鎮。

好像是在當鋪點當了什麼東西,又在各茶樓出現過。

想來應該是哪個大家族的公子,私自跑了出來,現在家裡要尋人回去,纔會如此大動乾戈。

這些事暫且不提,眼前最為要緊是找一個什麼樣的藉口,把陰陽宮那邊給搪塞過去。

這幾日崔石的死訊可以先壓一壓,實在壓不住了,再報上去,而且他也要去縣裡一趟,去見見縣令大人了。

李景雲在城主府的房頂上等了一夜,也冇能找到機會。

這張奎不知是真的公事繁忙,還是有意加強了防範,總之他很少有獨處的時間。

就連睡覺也不回房睡了,在大廳上擺了一張軟榻,時刻有女仆雜役在旁伺候。

所有人都輕手輕腳的動作,若是有人吵醒了他,便是一頓毒打。

李景雲倒也沉得住氣,一連兩個晚上都在房上仔細觀察。

終於等到了大廳內所有人都打著瞌睡睡著了的時候,他輕輕翻下房頂,從側窗進入了大廳中。

剛剛落定身形,就聽門外一聲大喝:“什麼人?快,保護城主。”

然後大廳的門就被推開了,一隊守衛兵卒衝了進來。

大廳裡的人也都被那聲大喝驚醒,看見屋子裡有一個黑衣蒙麵的人,侍女不禁大叫了起來。

張奎醒來後,很快反應了過來,一躍而起。

拔出佩劍,劍指李景雲笑道:

“哼哼,果然,幸虧我早有防備,說,你是何人?為何夜闖城主府?”。

李景雲被髮現後,先是一愣,便看見張奎跳起,然後兵卒衝了進來。

這反應與行動如此之快,明顯是提前就有防備。

他知道已經失去了劫持張奎的機會,也不猶豫,一言不發,向著進來的窗子直衝了出去。

撞破窗戶,一個翻身到了屋外。

外麵早已被手持火把的兵卒包圍。

李景雲起身後直接向著半空跳起,在空中又蹬了一下柱子,便如燕子一般躍到了房頂上。

他剛站定,便聽到身後有動靜。

轉頭一看,是剛剛領頭衝進進屋裡的兵卒首領。

這首領身手不凡,身披甲冑,竟也能躍上房頂。

李景雲並不想與他纏鬥,立即又是一躍,衝入夜色中。

看著後麵越來越遠的兵卒首領,想著這幾年在仙人洞府的山林中練出來的“身法”,李景雲不禁有些得意。

真當小爺我是這麼好抓的麼?

李景雲從城主府逃走後,當天夜裡就趁城牆守衛換班之時,翻城而出,躲入了九峰山之中。

鎮裡也是下令,加派了人手,在城門處嚴查每一個進出之人。

鎮內的百姓人家也都被仔細搜查,而客棧,茶樓等地方,更是搜查的重中之重。

幸虧李景雲走的快,城裡還冇像現在這樣風聲鶴唳,否則不是被抓的下場,就隻能強衝出城了。

在九峰山上,風餐露宿對李景雲來講根本不算什麼,他在靠近官道附近,隨便找了一棵樹,躺在樹枝上麵打盹。

現在進城就是送死,而張奎知道了有人要對他不利,自然也老實了許多。

最近根本冇有外出,李景雲有些無計可施了。

正當他犯愁之際,忽然有一小隊人馬從遠處行來。

人馬中有一輛馬車,門窗遮得嚴嚴實實,密不透風,但看馬車的裝飾,便知曉定是家世顯貴。

一般人家就算用得起馬車,也冇有必要掛些流蘇裝飾吧。

李景雲看著這隊人馬走過,冇有什麼動作。

如果想要進城,那這輛馬車的確可以起到掩護的作用,但他還冇想好進城之後要如何動作,所以乾脆先不進城。

就在城外呆著,反正冇有危險。

相信現在反而是那位城主整天提心吊膽了,就怕有人再潛入府對他不利,畢竟崔石的下場還曆曆在目。

李景雲也冇有等太久,兩天之後,張奎竟然出城了。

官道上有兩隊人馬前後護衛。

李景雲數一下,前後各十人,一共二十人,而且全都身披甲冑,佩刀帶劍,將兩輛馬車護在中間。

李景雲為什麼會確定張奎在馬車中?

因為他在護衛中,看到了之前在城主府追他的那個兵卒首領。

此人武藝不凡,當下這個時候不可能離開張奎身邊,所以他護送的馬車之中,必有一輛乘坐的是城主張奎。

而另一輛馬車,讓他有些意外。

竟然是兩日前從這條官道經過的那輛馬車,上麵墜著的流蘇裝飾,他記憶猶新。

相比之下,另一輛馬車反而顯得太過樸素了。

看著馬車與護從遠遠離雲,李景雲陷入深思。

現在張奎離開了鎮子,隻有二十人保護,荒郊野嶺,是個極好的機會。

而看他們走的方向,隻有一條路,一直通向最近的縣城,路程大概兩三天的時間。

所以李景雲要把握住這兩天的機會,擒住張奎,問出三年前的隱情。

李景雲的身影隱入山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