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朝雲嘯乾坤 >   第9章

契子:舉殤白眼望青天,皎白玉樹臨風前。

欽天監,觀星樓,李淳風其上,輕撚鬍鬚,看了一眼窗外,日落於下山,明月出於西池,二者相合當真多有幾分意境。

輕輕揮手,桌案上的茶杯便出現在手中,隨即對著長空一飲而儘,賦詩道:“東海鯨鯢白晝遊,南溟風浪湧吞舟。三山亦在滄浪裡,自是神仙未解愁。”

隨即消失不見。

朱雀門,一輛馬車緩緩駛來,一位身著甲冑的將軍將其攔下,車伕正要說些什麼,隻見那將軍抬手,手中似是握著什麼東西,隨後便見那將軍俯身行禮道:“參見,逍遙王殿下。”

“前行。”

車廂中傳來一聲,車伕也冇有多問,架著馬車朝著內走去。

將軍轉身朝著城門喝道:“開城門。”

隨後兩道城門打開,放馬車進入。

將軍雙手捧著一枚紫晶令牌跟在後麵,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將其弄碎。

馬車過城門行駛不過百步,便又被攔下,此番攔車之人身形高大,目光如炬,手中一杆大戟甚是顯眼,他站在當中,手中大戟朝著地麵猛地一放,隻聽得一聲巨響,震起一片塵土。

車伕見狀連忙下車,他雖然不知此人是誰?但他身前的四爪金龍已經將他的身份給公開。

此人姓孫,名君昊,字敬承,官至天策上將,三年前接任皇城都統一職,行事光明磊落,嫉惡如仇,手中那丈八大戟乃是昔日同五胡一戰,繳百兵所鑄,重達九九八十一斤,名三尖兩刃槍,後當朝天子賜名——方天畫戟。

“將……將軍。”車伕緊張的說不出話來。

孫君昊問道:“車上是何人?”

“是……是……我家公子。”車伕不敢去看孫君昊的雙眸,低頭說道。

“你家公子?是何人?”孫君昊再次問道。

此時,蕭若渝走下馬車,看了孫君昊一眼說道:“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孫將軍一彆經年,當真是意氣不輸當年啊。”

孫君昊看到蕭若渝,隨即半跪行禮道:“末將孫君昊,參見,逍遙王殿下。”

蕭若渝走上前,雙手將他扶起笑道:“這才三年不見,你我便如此生分?若是他日我再被貶離京,數十載不歸,再見又會如何?”

孫君昊笑道:“殿下,禮不可廢。”

“禮,自然不可廢,不過用詞太過生疏了些。”蕭若渝說道

“是,末將定當改進。”

“嗯。”蕭若渝點了點頭將其扶起說道:“走隨我一同來一觀天人之戰。”

“殿下的意思是?”

孫君昊眉頭微皺,之前王翁一語他自然也聽到了,隻是冇有想到,蕭若渝會真的允許他們一戰,而這戰場還在皇宮大內之中,若是傳出去這還了得?但他終究隻是外臣,無法阻攔皇室之事,此時的他倒是有些進退兩難了。

“怎麼了?”蕭若渝問道。

孫君昊正想要說些什麼,卻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回身一看,隻見一身著蟒袍,銀絲滿頭的老者小跑著走來,看去還有百步距離但眨眼之間便已經出現身前。

此人正是當日宣旨之人,臻國五大監之首,司禮監首座——濁明。

“見過大監。”孫君昊俯身行禮道。

濁明微微點頭,以示迴應,然後看著蕭若渝說道:“殿下,此番進宮可是來見陛下?”

蕭若渝搖頭道:“不是,他有什麼好見的?此番本殿入宮隻是一觀天人一戰。”

“天人一戰?殿下的意思老奴瞭解,老奴此來隻是傳命,請逍遙王殿下接旨。”濁明自寬袖之中取出口一道一尺長短的聖旨,雙目盯著蕭若渝說道。

蕭若渝側眼看了一眼濁明,抬頭看向著紅色的宮苑,微微清風吹拂髮絲,踏出一步,搖頭說道:“三年來本殿時常會夢到這一片天地,也會夢到哪一天所發生的事情,那一日本殿入宮也是大監來下的詔,今日也是大監,隻是這旨意的內容與當年是否相似?”

濁明輕輕搖頭,雙手展開聖旨,長吸一口氣念道:“憑心而動。”

蕭若渝一笑道:“還真是如當年一般啊,‘憑心而動’?本殿這心已經在三年的遊曆之中石化了,大監若是無事便回去吧,今日此戰,本殿必觀。”

“老奴知曉了,殿下,陛下在上書房等著殿下,娘娘也會出鳳棲宮,老奴便不多言了。”濁明俯身行禮,將聖旨留在了空中,隨後轉身離開。

蕭若渝微微搖頭,轉身來到聖旨旁,接下聖旨,而此時的濁明已經消失不見,回到馬車旁,車廂之中王翁說道:“大監的功力又強了幾分啊。”

“的確。”蕭若渝上了馬車然後開口道:“進宮。”

車伕上了馬車,駕車繼續朝前,天策上將也冇有阻攔,拔起方天畫戟讓行。

----------------------------------------

濁明回到皇宮之中,站在大殿之外,其內傳來陣陣翻書聲,似是聽到了腳步聲,停頓了一下問道:“他怎麼說?”聲音低沉,還夾雜著幾分惋惜與後悔。

濁明俯身道:“陛下……”話還未說完,便聽得殿內傳來一陣聲響,說道:“隨他去吧,這是朕欠他的,你也去看看,若無其他事便莫要插手,若是王翁當真在此戰之後離京,讓暗衛出動保護逍遙王。”

“老奴知曉了。”濁明點頭道。

“嗯,去吧,朕會在禦花園等著你的答覆。”

“諾。”濁明說罷,身形一轉消失不見。

大殿之中傳來一聲歎息,彷彿想了一些過往,呢喃道:“這一條道路可不是這麼好走的啊,希望這三年的時間,你真的成長了,天下棋局,為父已經為你佈下,至於該如何做就看你的了。”

----------------------------------------

午門。

馬車緩緩駛來,這裡已經站立了不少道人,青灰道袍,頭插桃木太極簪,相貌凝重,但還是朝著馬車行禮,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要麵對什麼。

蕭若渝撩起窗簾一角,看了一眼隨後放下說道:“欽天監這一次可是出動了不少人啊,這一下有的龍衛忙的了。”然後側眼看了一眼一旁的王翁問道:“現在能夠勝他了嗎?”

王翁睜開雙眸,雙手撫摸著橫放在雙膝的斷水劍說道:“天下武評出百聞,百聞閣在六十年前將江湖等級,劃分爲九品五境,同臻國官製相當,三品以上可為二流武者,二品可為小宗師,一品可為宗師,有著宗師實力的武者可成開派之師,而國師在六十年前便已經是一品宗師了。”

“九品五境?當年百聞生提出之事倒是引得天下一震,九品之上第一境便是佛門的金剛境。”蕭若渝嘴角微微一動說道。

王翁點頭繼續說道:“金剛凡境、自在地境、逍遙天境、神遊玄境以及那玄之又玄的地仙之境。”

“現在的你應該已經是達到了神遊玄境了吧?”

王翁微微搖頭道:“還差上一些,這三十年來老夫一直在想如何才能突破,但直到今天,也隻是簡單的觸碰到那一道門檻罷了,練劍一朝至今時,劍道雖達大成,但這境界還是冇有多少的進步,若是按百聞生所製定的武評境界來看,老夫現在可為半步神遊之境。”

“聽起來還不錯。”

“……”王翁搖頭笑道:“殿下是天生的武道奇才,老夫自然是比不上的,隻要殿下他日能夠尋到治療之法,定會成就一番大事,更有可能超過哪一位。”

蕭若渝微微罷手道:“想要超過他?那可不是這般簡單的事情啊,世人隻知天下武評出百聞,但又有幾人知曉百聞生本身就是稷下之學子?說起來自三年前見過一麵便冇有看到了,這三年他進京過嗎?”

王翁說道:“殿下又不是不知道,那一位向來神出鬼冇,自在逍遙長安雖有秘密,這個秘密可還吸引不了他。”

蕭若渝用力的甩了甩頭,馬車也隨之停下。

自外傳來一聲道:“到了。”

蕭若渝拂袖道:“下車吧,這一戰將會是你重出江湖的第一戰,可莫要損了顏麵。”

“自然。”王翁笑了笑輕撚鬍鬚道。

蕭若渝走下馬車,抬眼便看到了一眾道士,其中還夾雜著幾名錦衣龍衛。

蕭若渝抬手說道:“這人還真不少啊,連你們幾位都出來了。”

“見過,逍遙王,殿下。”蕭若渝話音剛落,四道身影出現在馬車前,俯身行禮說道。

蕭若渝揮了揮手,走下馬車說道:“濁明你不是回去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其中一人正是司禮監掌印太監——濁明。

濁明俯身道:“殿下,老奴到此一來是為了傳陛下的詔令;二來劍神同國師一戰,老奴也想一觀。”

“說吧,他又想說什麼?”蕭若渝瞬間改換了模樣,有些不耐煩的催促道。

“陛下口諭,殿下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不過這是皇宮,是高祖太宗辦事之地,不可肆意損壞。”

蕭若渝側目笑道:“連高祖和太宗都搬出來了?不過有你們四人在,這皇宮壞不了。”隨後目光看向整座廣場,問道:“國師還冇有到嗎?說好的在午門等,這都到了地壇了還不見人影,言而無信倒是有損一國之師的風範啊。”

“哈哈,讓小王爺久等了,還望小王爺勿怪,臨時換了身衣服,花了些許時間。”

蕭若渝的音話剛落,李淳風的聲音便將整座地壇包裹,隨後一道白色身影自天而降,花白的頭髮和鬍鬚,同一襲白的道袍相互輝映,頭戴白玉簪,腳踏八卦靴,麵容倒不似一位上了年紀的老者,十分光滑,踏出一步站立於空中,身後隱隱浮現出一抹紫氣。

而他便是臻國之師,位居朝堂五監其一的欽天監,監正——李淳風。

同時他也是明麵上臻國護國第一人。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