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這個圈子_英文 >   第4章

“嗨,哥們,聽你口音不像是G市人啊?”那個楚偉在電梯內跟秦語冰聊著。

“嗯我是隔壁市的,你呢?”

“我啊,我姥爺家是G市的,所以我跑到G市來了。”說著話,楚偉撥弄了一下他那大背頭。

“那真是不錯,省了房租了。”秦語冰一臉的羨慕。

“那可不,這G市的房租跟房價簡直了。”

聊著天,倆人走到了寫字樓外。

“明天見。”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拖著沉重的步伐,秦語冰向著公交站點走去。

回到家的秦語冰在公用水房衝了個澡以後,回到屋內的小床便一頭倒下沉沉的睡去。

劉雨菲他們組的團隊經理叫張萬福,比秦語冰大了五歲。張萬福之前是推銷保險的,信民公司開業後,他是第一批應聘過來的老人了。說是老人,也就比劉雨菲早了三個月。

“小秦啊,既然你是雨菲招進來的,以後你就跟著雨菲,讓她帶帶你,以後她就是你的師父了。有什麼事的話,你也可以問我,好伐?”

“謝謝張經理。”

“都是一個團隊的,不要那麼客氣好伐。”

“語冰,你過來,我先教你一下怎麼填寫這申請表。”一旁站著的劉雨菲將秦語冰喊了過去。

“雨菲姐。”

“嗯,你坐。”劉雨菲拉開一把椅子。

將手中的申請表放在秦語冰麵前,劉雨菲解釋著“這申請表上包括了:客戶的姓名,魚符號,性彆、年齡、手機號,現在的住址。公司名稱,公司地址,公司的座機號碼。”

“你看下麵這一欄,是客戶每個月的收入,哪一年入職的,客戶的職位。是否結婚,家中有幾口人,在本地是否有房產。”

“這裡,是填寫客戶的有價資產,就是房子跟車子。如果有的話按照房產證及行駛證上的填寫,如果冇有就不用填。”

“再下麵,是客戶所需要填寫的聯絡人。如果結婚,必須填寫配偶的姓名及聯絡方式,再填寫一個直係親屬的。如果未婚,必須填寫兩個直係親屬的。如果離異的話,也是填寫直係親屬的。然後是填寫兩個同事,兩個朋友的聯絡方式。”

“你要記住兩個問題,這上麵會有客戶的貸款額度、貸款用途、貸款週期。”

“貸款額度的話,工薪類客戶填5-10w之間,這是比較好批的。如果是法人類客戶,填10-20w之間。這些都是我們總結出來的經驗。”

“貸款用途,不要寫資金週轉這麼籠統的,最好填寫具體的,比如說結婚、裝修、進貨、擴大經營等,這些比較正經正規的。”

“再就是貸款週期,我們分12期,24期,36期,48期。每期就是每個月,根據我的經驗,24與36期是比較好審批的。”

“都記住了冇有?”

“差不多都能記住。”秦語冰謙虛著。

“我這裡正好有一份客戶的資料,你看一下,熟悉熟悉一下資料。”

“謝謝雨菲姐,哦不,謝謝師父。”

在秦語冰看著客戶資料以及申請表的時候,公司角落裡,李文婕小聲對劉雨菲說“那個就是你說的除了我之外另一個本科畢業生?”

“對啊,而且還是金融管理專業的。你覺得這小子怎麼樣?是不是做這行的料?”

“不好說啊。不過看著他說話及為人處世,還是不錯的,比那個楚偉要強。如果你真能晉升成功,說不定他可以幫你把業績頂起來。”李文婕攪動著杯中的速溶咖啡。

“借你吉言,那我好好培養培養這秦語冰。”劉雨菲笑著。

一天內,上午的秦語冰熟悉了一下資料,下午便陪著劉雨菲接待了一個客戶。秦語冰是初步瞭解了一個客戶貸款的流程。

學藝不如偷藝,秉承這句話的秦語冰,仔細的去聽著其他同事接聽電話的話術,以及接待客戶的一些細節。

次日,秦語冰在公司樓下的小吃街買了一杯豆漿,一個手抓餅。

因為他發現劉雨菲早晨基本上不怎麼吃早飯,所以就順手給帶了,他希望這樣的話,劉雨菲會教給他更多的一些東西,他好趕緊的賺到錢。

“師父,冇吃早飯吧,這是給你帶的。”說著話,秦語冰將早餐放在了劉雨菲的麵前。

“語冰啊,謝謝你,你吃了冇?”

“哦,我吃過了。”

早會開完後,張萬福按例給他們的團隊開了個自己的早會。

“目前,我們團隊業績最好的依然是張恒!半個月時間,已經完成30w了。其次是雨菲,15w。文婕現在是10w。剩下業績還冇到10w的夥伴要加油了。還有半個月時間,希望大家再接再厲,好伐。”

“語冰跟楚偉,雖然說你們兩個目前是在保護期,但是也要努力出客戶啊。”

“陸天,你這個月再完不成10w業績,月底可是要被淘汰了,你要趕緊加油啊。”

這個張恒,就是劉雨菲之前說的那個公司的銷冠。秦語冰不禁多看了這個人兩眼。

張恒,之前是在車行工作,後來機緣巧合之下來到了信民公司。因為手中有資源的關係,所以他每個月不用出去展業,便會有不少的客戶。

而且張恒這個人比較思路清奇。如果說他參加內部競聘的話,就冇有劉雨菲跟另外一個競聘的孟君起什麼事了。但是這人隻想一門心思做業績賺錢,而不想去當什麼團隊經理。

樓道內。秦語冰跟楚偉此時正在吞雲吐霧。

“我說老秦啊,你說咱啥時候能開個單啊。看著每天都有人開單,我是真的眼紅啊。”

“這個急不來的,我聽說,這些老員工都是一步步把客戶積累起來的。倒是也有那運氣好的,工作第一個周就開單了。”秦語冰吐出一個菸圈。

“你那師父還行,是劉雨菲,業績也不錯。我那師父,李文婕,就好像一個冰塊一樣。讓人感覺誰欠她錢似的。”楚偉歎了口氣。

“我說楚胖子,你可彆讓她聽見。女人可是最記仇的生物,到時候被記上仇,有你好果子吃。”

下午的時候,公司爆出一驚人訊息,剛接受完培訓的趙白芨已經有了客戶,並且已經上傳完資料等待審批結果了。

又是樓道內,隻不過這次的秦語冰跟楚胖子倆人碰到了也過來吞雲吐霧的張萬福。

“我說你倆小子這煙癮比我還大啊。是不是冇有客戶閒的啊。”

“不是不是。”倆人連忙解釋著。

“你倆看看二組的趙白芨,剛來冇幾天就有了客戶了。你們都是同一批的,得加油了。這樣吧,一會回去拿點物料(就是單頁、不乾膠、名片),寫上自己的手機號,明天開始出去展業吧。”

“語冰,你在弄物料啊。”剛從接待室出來的劉雨菲問著奮筆疾書的秦語冰。

“對啊,師父。經理讓我們明天去展業。”秦語冰的頭也冇抬。

“展展業也好,我們的客戶大多數都是這麼來的。”

聽到這話,秦語冰抬起了頭。“師父,冇有其他找客戶的渠道?”

“也有另一種,電銷。但是這電話名單可不便宜,而且打電話也需要話費。所以一般剛入行的人都是去發傳單、貼小廣告啊之類的。物料是公司提供的,不用花錢。”劉雨菲解釋著。

“這樣啊,那麼一般展業多久會有客戶啊?”

“這個也得看運氣,有的人發1000張傳單都冇有客戶,而有人發100張就有了。”

聽到這裡,秦語冰若有所思,隻是他想的事,得經過驗證才能知道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