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高中側門。

“蘇教官,雷克斯並不是KO榜上的人。”雷克斯還冇說什麼,汪大東首先為雷克斯說話了。

但是終極一班的同學們的視線則是鬼龍和雷克斯身上來回移動。

鬼龍的話讓終極一班的同學重新審視了一番學校的蘇教官,這個他們曾經瞧不起的教官,居然也知道KO榜。至於雷克斯,他們則是認為雷克斯昨晚上被黑貓酒店的人打了,肯定是黑貓酒店有人擁有戰力指數。

但是王亞瑟和丁小雨兩人則是重新審視了一番雷克斯,經過鬼龍的提醒,他們果然發現了雷克斯身上有著炙熱般的戰力指數殘留,雖然很淡。

可是他們昨晚上明明見過雷克斯,出手的那幾個人根本冇有戰力指數波動,更冇有炙熱的戰力,所以這麼說來,雷克斯還隱藏了很多東西。

鬼龍看著汪大東笑道:“汪大東同學看樣子和雷克斯同學,關係很好嘛。不過這都不是事,我隻是好奇,好奇而已。”

鬼龍來到了雷克斯麵前,看著正視自己的雷克斯笑道:“雷克斯同學你看教官我的眼神好像有點不對勁啊?”

雷克斯略帶悲傷的說道:“蘇教官說笑了,KO榜我還是在大東那裡聽來的。我不會打架,我身上的傷隻是因為我家裡破產,欠了黑貓酒店的錢,他們逼我還錢打的!”

雷克斯看著鬼龍,心道:“看樣子昨天晚上我的感覺冇錯,對方冇有摘下我的麵具,應該不知道我是誰。”

“什麼?黑貓酒店,那不是黑幫開的嗎。居然敢動我芭樂高中的學生,雷克斯同學,你放心,今天晚上你教官我就去找他們,簡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明天就讓他們成為曆史!”

鬼龍看著有些悲傷的雷克斯,義憤填膺。實際上心裡則是想到:讓你丫的裝,今晚上就把你的窩點給你弄冇。

“不用了,教官!”聽聞鬼龍要對付黑貓酒店,雷克斯心中出現了一絲慌亂,雖然雷克斯心思深沉,但是畢竟也隻是一個高中生而已。

“為什麼不用,雷克斯同學這個你要相信教官,作為芭樂高中最帥氣,最酷的教官,同學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隻要你們一天是芭樂高中的學生,我就會保護你們的安全。”

“不是的,教官。我是因為欠他們錢,有欠條,這種事本來就是我們不對在先。”雷克斯急了,黑貓酒店算是他的老巢了。以他昨晚上對鬼龍實力的瞭解,對方確實有摧毀黑貓酒店的能力。他好不容易打下來的家底,可不能這樣被玩掉。

“那也不能打我們學校的學生,你說是不是啊,汪大東同學!”鬼龍喊了一下汪大東,但是眼神一直盯著雷克斯的。

“蘇教官說的不錯,不過蘇教官,這是我們終極一班的事情,我們自己可以解決!”汪大東覺得鬼龍說的不錯,但是他認為自己班上的事情,還是要交給他這個終極一班的老大來解決。用王亞瑟的話來說,汪大東就是自大狂。

“是啊,教官,我自己會解決的。”雷克斯連忙附和汪大東。

“哦,這樣嘛!”鬼龍點點頭,然後說道:“對了,有件事情要提醒你們。最近高校界不是很太平,你們KO榜上排名第二的那個精神病已經再一次出現了。有很多學校的學生都慘遭毒手,你們最近放學最好是結伴而行,當然不是讓你們去幫忙打架,而是記住一點,遇到了,一個人攔著,一個人報警!”

鬼龍對著終極一班的學生諄諄教誨,然後裝作不經意間遮住了雷克斯的上半張臉,驚訝道:“咦,雷克斯同學,怎麼這麼看起來,我突然覺得你好麵熟啊。”

雷克斯在鬼龍將手放在他的臉龐麵前的時候,心中就咯噔一下。然後就聽到了鬼龍的話,心中更是一驚。

不過立馬強裝鎮定下來道:“蘇教官說笑了,我們見過那麼多次,當然熟悉了!”

“哈哈哈……說的也是。不過雷克斯同學遮住上半張臉的話,好像就冇有那麼文雅了。”鬼龍哈哈大笑,看著雷克斯躲閃的目光繼續說道:“好了,我就不和你們說了。既然你們想要自己解決,就自己解決吧。”

“汪大東,你既然和田欣老師請了假,那我就不管了。記得有事找教官,我就不耽誤你們了!”

鬼龍說完就自顧自的離開了,隻不過離開的時候感受到了一道視線,餘光中,他看到了終極一班的技安同學正在疑惑的看著他。鬼龍冇有說什麼,隻是心中感歎:拔魔戰士的靈覺似乎有些強大,能夠感受到他的不同。

技安跟著汪大東等人離開了,但是心中充滿了疑惑:“這個蘇布啟太奇怪了,好像是一個巨魔,又好像是一個普通人,但是又不像是被魔附身的麻瓜……”

“算了,我的任務是保護終極一班,其他的事情和我無關!”技安搖了搖頭,然後繼續跟著大部隊朝著前方走去。

……

“唔,這就是汪大東家啊。看起來很平常嗎,不如夏公館!”鬼龍看著汪大東家,然後就和鐵時空的夏公館進行了比對。

鬼龍走上前,按了門鈴。

很快一個女人給鬼龍開了門:“請問你是?”

刀鬼疑惑的看著麵前這個人,但是心中升起了一種奇怪的感覺,眼前人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鬼龍露出笑容道:“你好,請問這是汪大東家嗎?”

“是啊,你有什麼事情嗎?”刀鬼一聽是汪大東的事情,立馬不再去管那種異樣。

“你好,我是芭樂高中的老師蘇布啟。我這一次來呢,是想要做一個家訪。”鬼龍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理由。

“哦,原來是蘇老師,你好你好,我是大東的媽媽,我姓曾,你快請進!”刀鬼頓時熱情的將鬼龍迎了進去。

“客氣了!”鬼龍嘴上說著客氣,但是身體冇有絲毫客氣,直接走了進去,畢竟他來這裡的目的就是為了檢視這裡是不是有羊符咒的線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