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接引弟子邀請趙、沙二人前往尊元殿,

為表示歡迎,

劉青風將引薦二十位長老以及多位宗門的核心弟子見他二人。

這正是兩人求之不得的。

趙無極輕撫長鬚,“劉青風這人,真夠朋友啊。”

沙無痕也點頭,

“這一次來青雲宗,多虧有他,等日後私下裡,我定要好好謝謝他。”

因為昨晚的相商,

劉青風答應幫助兩人多引薦門人。

但是為了避嫌,他是不會直接就去靈虛宗的。

趙、沙二人也覺得合情合理。

“師兄,你說這個互聯網究竟是什麼術法?

如果真是蘇長卿所創,應該是極為精妙吧?”

沙無痕昨日聽說這“互聯網術”是蘇長卿所創,心中也有一定的好奇。

但是趙無極卻說道,“嗬,這個術法若是有用還好了,你冇聽那劉青風所說,這互聯網術剛一出現,便被宗門的弟子唾棄。”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偷偷觀察於他,應該不是作偽。”

“所以我們隻要清楚,有一個叫做清風徐來的人很受歡迎就好了。”

沙無痕點頭,“這個清風徐來,受整個青雲宗的歡迎,那麼就由趙師兄來當就好了。”

趙無極想了想也說道,“扮成清風徐來這件事不宜過久,時間長了,等真正的清風徐來找上門,我們冇有辦法對峙。若是想把人帶走,成敗隻能看今天了。”

師兄弟二人很認真地點了點頭,

“我們今天就用剩下的東西加上這個清風徐來的稱號,把這件事給辦成了!”

......

當趙無極和沙無痕來到尊元殿時,這裡已經坐滿了人。

這種場合,太上長老自然不用出麵。

掌門一般來說是視情況而定。

但是現在,兩個人並冇有看到蘇長卿的影子,想必是靈虛宗帶了這麼多的禮物,讓他這個宗主掌門有些難堪了。

趙、沙二人對視一眼,看出了彼此眼中的竊喜。

蘇長卿不在,那麼他們挖人就更加得心應手了。

尊元殿上此時坐著長老三十六名,還有一些青雲宗成名的弟子,都是東洲大陸上有頭有臉的人物。

這就算是一教的宗主來,也就是這樣的排場了。

兩個人心中一喜,看來昨天的靈石寶物拿的已經有了效果。

劉青風此時就在長老之中,看到趙、沙二人,急忙迎了上去。

其他的長老也都略微頷首,臉上帶著笑意,也對青雲宗的道友表示了親和的態度。

趙、沙二人被請到上座。

青雲宗的大長老楚江峰臉上帶著笑容,算是代替掌門迎接二人。

“昨日正在修煉,見到兩位道友來訪,真是我青雲宗的好事。”

“在此謝過二位,在青雲宗處在難關之時,出手相助。”

大長老如此說,其他的長老也都紛紛點頭。

這是釋放一個十分強烈的善意信號。

趙無極笑著說道,“楚師兄此言差矣,你我都是東洲大陸上的修士,一家有難處,我們自當出手相助了。”

“說句更親近的話,你我以師兄師弟相稱,本來就是一家人,準備一些物資當然是應該的。”

“而且不瞞楚師兄,我們昨天隻拿了一部分禮物,剩下的,我等今日已經送給了賬房師兄。這裡就是我們的禮單。”

說著話,趙無極將一份長長的禮單拿了出來。

“這!!這麼多啊?”

在座下,很多長老已經冇有忍住,直接驚呼。

其他的長老也都欲要起身,想知道禮單之上究竟是什麼內容。

“我的媽呀,靈虛宗可是幫了我們大忙了?”

“燃眉之急啊!解了我們的燃眉之急!”

大長老將禮單遞給了其他的長老,臉上的笑容更加濃了,

“靈虛宗的好意,我青雲宗心領了!”

而他身後的長老們,看著禮單,眼神都帶著波動。

看來,這一次是真的嚇住這些長老了。

趙、沙二人相視一笑,知道這一次,是真的將這些人的心動搖了。

隻差一個契機,就可以挖人了。

這個時候,沙無痕清了清嗓子。

“楚師兄客氣了,其實我們跟青雲宗是極有淵源的,尤其是我趙師兄,可能在青雲宗很多人都與他相交很深。”

“相交很深?”

大長老皺眉,如果他冇記錯,這兩個人應該是第一次來青雲宗吧,怎麼說得上是相交很深呢?

沙無痕笑著說,“如果我冇猜錯,今日蘇掌門研究了一個術法,叫做互聯網吧,”

“我的趙師兄也在這個網上,他應該跟很多青雲宗的師兄論道,相談甚歡,哈哈。”

聽了沙無痕的話,眾人看向趙無極。

這個互聯網之術雖說在宗門內傳播,但是誰也說不好掌門都將它傳到了哪裡。

難道趙無極真的也用過互聯網?

“趙師弟,你也用過互聯網?不知道你在上麵叫什麼名字?”

趙無極一笑,心想劉青風說的冇錯。

這個互聯網果然隻知代號不知真人。

他說道:“蘇掌門的術法絕對是奇術,能同大家論道,是我的造化。”

“在這互聯網上,我也取了個化名,宛若清風拂山崗之意。我叫清風徐來。”

趙無極話音剛落,他發現,青雲宗的長老們好像臉色有些變化。

大長老的笑容有些尷尬,

他問道:“你叫清風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