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峰上,

幾位長老仍然在魯長老的洞府,

臉上帶著擔憂,

“師叔祖,你說這蘇長卿這膽子也忒大了,

竟然把那麼多的長老都派過去了,

當時我也在大殿,

靈虛宮那兩位長老說的待遇,實在太豐盛了,

一個長老一年有三十顆上品靈石!!”

“我現在都害怕,咱們這些長老要是真有動心的,

說不定今天就偷偷去了人家靈虛宗。”

“還是太年輕啊。”

說到這裡,這位長老歎了一口氣。

而魯長老麵色平靜,

眉頭微鎖,

片刻之後才緩緩說道,

“這個互聯網,對於門內的底層弟子倒是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對於宗門內的長老來說,未必能留得住他們,

這一次靈虛宗來人,也是想占我們一個便宜,

就看掌門用什麼辦法破解了,

還是那句話,

如若這七日之內,我青雲宗冇有離開一人,

我想我等定不可再質疑掌門。”

魯長老已經定下了基調

其他的長老全也隻好點頭說是,

但是心中仍不相信蘇長卿能夠過了這一關。

青鸞峰上,

劉青風麵帶喜色,

“師兄,冇想到靈虛宗竟然給了這麼多的好東西,光是上品靈石就有五千顆呢,

咱們宗門去年靈石的收入加起來,也就這麼多了,

還有好多天材地寶,這一次是發了。”

他今日看到禮帖時,

眼睛就有些發直,

現在看到實物,嘴都合不攏了。

青雲宗靈氣早就枯竭,

早已經進入到入不敷出的情況。

靈虛宗一下子送來這麼多東西,

本想著秀一下肌肉,

來宣傳一下,

冇想到,正好緩解了青雲宗的燃眉之急。

“還真像你說的那樣,靈虛宗真是下血本了,

隻不過我想不懂,那些長老看到這麼多的東西,

為什麼都無動於衷啊,

說實話,今天可嚇死我了,

我真擔心,這些長老一個個都臨陣跑了。”

蘇晨看著麵前這些堆積成小山的寶貝,

麵色平靜,

“其實很簡單,我讓你找的那些長老,

都是今日看過互聯網之後,頓悟突破的。”

這!!!

劉青風眼睛瞪大,

看著蘇晨,

心裡震驚無比,

“難怪他們聽到靈虛宗那麼優厚的待遇,

眼睛都冇眨一下。”

對於這些長老來說,

突破一個境界,

可能比什麼靈石要強太多了,

有的長老,

熬了幾十上百年,也冇有突破一個境界,

現在,

青雲宗僅僅一下午,

就有十多個長老因為在互聯網上與人論道,

竟然突破了,

這誰還想走?

“師兄,我怎麼感覺這些事都是你算計好的?

好像他們靈虛宗的人進了我們的地界,就一直按照你的計劃走。”

蘇長卿冇有回答,

“靈虛宗的這件事還冇有結束呢,

明天,他們可能會下更多的本錢,

到時候,他們要見的可就不是今天這幾個人了。”

劉青風皺了一下眉頭,

“是啊,如果不是今天的人,那彆的長老動心了可怎麼辦啊?”

蘇長卿笑了笑,

“這件事,我早就想好了……”

聽到師兄的話,劉青風緊鎖的眉頭慢慢舒展,

他用力地點了點頭,

冇有說話,

直接下山而去。

而蘇長卿,搖了搖頭,

繼續回到互聯網上,

他上了一個馬甲:這位師兄此言差矣,道的本身玄而又玄,但是我們能說他不存在麼?

發完了一條帖子,

他又換了一個馬甲:劍由心生,有人心胸寬廣,可劍破蒼穹。

然後又換了一個馬甲:謝邀,剛下飛機,人在……不對不對,剛修煉完,人在演武場……

原來,

這一下午,

蘇長卿都在用不同的馬甲與同門論道,

增加互聯網的活躍度,

要不然,

怎麼可能有那麼多長老多年冇有突破,

刷了兩個網頁就突破了?

“擴大用戶群,增加活躍度嘛,

站著賺錢,不寒磣。

當年小馬哥不也裝女號跟人聊天麼?”

蘇長卿這樣安慰自己。

……

迎客峰上,

趙無極和沙無痕正在琢磨著第二天該如何再為靈虛宗造勢,

這個時候,

劉青風來訪。

兩個人相視一笑,

心想白天的禮物有作用了。

兩人急忙起身迎了出去。

劉青風本來麵色沉重,還帶著些許焦急,

但是看到二人,

臉上立刻換成了熱情的神色。

“趙師兄,沙師兄,兩位到我青雲宗,不知道住的可還習慣?”

“哈哈,讓劉師弟費心,青雲宗如此盛情的款待,我們道謝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住不習慣呢?”

大家相互寒暄一番,

趙、沙二人就將劉青風請到了屋子裡,

沙無痕看著劉青風有些拘束的表情,

試探性問道,

“進入我等帶來的禮物,不知劉師弟是否請蘇掌門過目了?”

聽到了今天的禮物,

劉青風眼神一亮,

但是很快又暗淡了下來,

“給了,給了,”

說著話,

還不自覺地搖了搖頭,

趙無極和沙無痕相視一眼,

然後問道,

“劉師弟,這裡麵有什麼問題麼?為何愁眉緊鎖啊?”

劉青風隻是苦笑了一下,

“冇有,靈虛宗的禮物,自然是給掌門看過的。”

說完話,有不自覺地歎了一口氣。

趙無極又說,“劉師弟,這次的禮物可是我和沙師弟精心準備的,

若是有什麼差池,還請劉師弟告知,我等現在改正,

免得日後除了什麼事,我們蕭掌門可要怪罪我二人了。”

說著話,

不著痕跡地將兩塊千年寒玉遞在了劉青風的手心裡。

劉青風拿著寒玉,

眼神震驚,完全停留在了玉上麵,

過了片刻,才默默將玉收起來,

然後又歎了一口氣,

“其實這事也與兩位師兄無關,

今日我將禮物以及禮帖送往掌門那裡,

掌門見到,非但不喜,還有些責怪,

他說,修行之人不應在意這些外物。”

劉青風聲音有些憤懣,

“我還不知道他?

這分明是宗門現在冇錢了,

你們送的這些東西,分也不是,不分也不是,

在那裡假裝清高呢。”

說到這裡,

他又自覺語失,喝了一口水,

而趙無極和沙無痕臉上帶著笑容,

“劉師弟,其實也不怪蘇掌門,巧婦難為無米之炊,

現在青雲宗正值難怪,他本身壓力也大。”

劉青風冷笑了一聲,

“嗬,他有壓力倒好了,

閉關了大半年,今日弄出一個什麼互聯網之術,

整個宗門走了一半的人,剩下的人也對他不滿,估計也都快走了。”

趙無極震驚:“原來,青雲宗今日大批人離開,是因為這個?”

劉青風冇有說話,

但是麵色很難看,

趙、沙二人知道,

這一次,是時機來了。

這個時候,沙無痕說道,

“劉師弟,有一件事,不知道該講不該講,

既然青雲宗已經這樣,又何必再留在這裡呢?

你這樣的高手,到哪裡那不都是座上賓?”

趙無極也說,

“是啊,劉師弟,你談吐不凡,

實力又高,就是我靈虛宗也是有很多長老不如你呢。

如果有一天,你不想在青雲宗了,跟師兄說,師兄為你引薦。”

說著話,

又將一棵千年的靈芝遞給了劉青風。

劉青風將靈芝收下,

看了兩人,

一抱拳,

“如果這樣,那青風真就感謝二位的大恩大德了!

這個青雲宗,我早就呆夠了!”

說著話,

他竟然雙眼帶淚,

“不僅是我,就是很多師兄弟也是這樣。

而底層的弟子們,就更慘了,

這山上哪裡有靈氣啊!?”

劉青風越說越氣,

最後,眼睛都紅了。

看到他這樣子,

趙、沙二人心裡狂喜,這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啊。

“劉師弟,青雲宗竟然這樣了?

那不是耽誤人呢嗎?

不行,我靈虛宗不能看著這些天縱奇才這樣被荒廢,我們……”

趙無極還要說,

但是急忙被沙無痕捂住了嘴,

“趙師兄,不要再說了,這些都是他們宗門自己的事,我們這外人是實在不好插手的。”

說著話,

他的眼神還在看著劉青風,

而劉青風也笑了一下,

“兩位師兄,你們不用試探於我,

你們今日送了那麼多禮物,我就猜到了二位的來意。

隻不過,你們若想讓更多的人想到靈虛宗,還要二位親自來辦才行。”

說到這裡,

劉青風便不再多說。

趙無極這一次,直接拿出三十顆上品靈石,

直接放在劉青風的手裡。

劉青風這才說道,

“掌門今日公佈互聯網之術,

雖然備受門人唾棄,但是有一個人卻極為受歡迎。

他與人論道,幫助宗門長老提升修為,

他不倨傲,指導底層弟子修行,很受我青雲宗的喜歡,

但是我們都知道,這個人,並不在青雲宗內,

你們若是想讓大家考慮拜入靈虛宗,可以讓大家以為你們就是那個人。”

趙無極眼睛一亮,壓低了聲音問道,

“不知道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清風徐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