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朝雲嘯乾坤 >   第7章

契子:楚雖三戶,亡秦必楚。

回去的馬車上,雲風上了雲騰的馬車,在車廂內雲風小心翼翼的問道:“爹,您不會真的想要將我送到邊關吧?”

雲騰瞪了他一眼,雲風瞬間冇有了底氣,蜷縮成一團。

雲騰見狀右手矇住臉,然後向下一劃,自嘲道:“我怎麼會生出你這個玩意兒?都說是虎父無犬子,你看看你現在的模樣,真是讓我想一腳給你踢出去,比起你大哥和二哥……哎……你要我怎麼說你啊,都怪我將你給寵溺壞了。”

“爹……我……”

“行了你什麼都不要說了,去邊關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雲騰正色道:“這天要變了,逍遙王遠比三年前要可怕得多了啊!”

“他……他真的有這麼可怕嗎?”雲風弱弱地問了一句。

“你懂什麼?朝中文武百官我除了左相、大理寺卿、國柱爺和淩國公四人心生敬佩,其他的哪一個冇有被我罵過?即便是幾位皇子除了大皇子和逍遙王之外,哪一個敢在我麵前放肆?陛下有六位皇子,大皇子常年領兵在外,又是庶出,自然對於那個位子冇有什麼想法,朝中文武也不會讓其接手,除去逍遙王外也隻有三皇子可繼承那個位子。而朝中文武最怕的便是這位逍遙王啊。”

雲風自然知曉雲騰所言便是儲君之位,但卻搞不懂逍遙王的可怕之處,便問道:“這是為何?”

雲騰看了一眼他這不爭氣的兒子,微微搖頭說道:“逍遙王是陛下的二皇子,又是嫡長子,這一點無可厚非,再者國柱爺是他的外祖父,淩國公是他姨夫,逍遙王看似謙謙君子,但卻是一名真正的武道修士,再加上他手下的暗衛,所以我纔會放下身段為他行大禮。”

雲騰已經說的很明白,直白一些便是蕭若渝有人脈有人脈,要兵力有兵力,自身又是一名武道高手,這樣的人不可交惡。

但到了雲風這裡,隻是覺得蕭若渝是靠人脈,也初步知道了其背景,像這樣的人在朝中確是冇有誰人敢對其不敬,卻忘記了蕭若渝在武道之上的造詣,即便那是過去,也不是誰人能夠批其鋒芒的。

雲騰看了一眼自己這溺愛萬分的幼子,微微搖了搖頭便冇有再說什麼。

----------------------------------------

鴻臚寺,臻國九寺之一。

掌讚導相禮,外吏朝見,諸藩納貢,與夫百官使臣之覆命、謝思,若見若辭者,並鴻臚引奏。

鴻臚寺乃臻國之重地,緊靠於皇城邊緣外有禦龍軍守衛,見到馬車駛來,瞬間提高了幾分警惕,一名侍衛走出,攔下馬車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這名侍衛眼見懸掛一柄長刀,刀眉劍目,現任是一名領隊。

車伕跳下馬車正要解釋,隻見王翁走下馬車看了那侍衛一眼問道:“鴻臚寺卿可在?”

那侍衛見到王翁俯身行禮道:“見過先生,寺卿大人就在寺內。”

王翁點頭道:“嗯,讓他出來吧,就說是殿下來了。”

“是。”侍衛點頭道,隨後轉身小跑進入了鴻臚寺。

王翁轉身回到車廂旁,蕭若渝撩起車窗一角問道:“熟人?”

王翁點頭道:“是昔日的熟人,曾在我帳下。”

蕭若渝點頭道:“當年我離京之時,單偉調至西域統管都護府,現在的鴻臚寺卿是誰?”

“倒是有所耳聞,單偉離開之後寺卿之職由其孫,單煜誠擔任,雖然年輕但行事老練,殿下見過的。”

“確實見過,五年前西域都護府下轄之所,被匈奴入侵,單偉之子單崇山領兵自衛,但隻是支撐了短短三日時間,單崇山也因此被革職,後於歸京之時被匈奴霸刀所殺。現在鴻臚寺由其子任職也算是我蕭氏一族對他的一點補償。”

“殿下又何須提及此事?為官一任本就當守衛一方,朝野上下多有對其有異之人,以此事大做文章也是必然,這一點我想哪一位也定然知曉。”

“他?”蕭若渝微微一笑道:“他,自然是知道的,若是連如此簡單的計量都不知道,那哪一個位置他可不會坐那麼久,話說回來這都五年時間了霸刀還是冇有尋到嗎?”

王翁搖了搖頭說道:“西域諸國都已派人檢視,龍衛也有出動但終究冇有尋到其任何蹤跡,就似人間蒸發了一般。”

“說明朝堂對於西域諸國的控製還不算太強,三年前我離京之時,百聞閣發五榜,其中《百兵榜》之上便有霸刀之名,天下武評出百聞,隻要存活於世他便會出現。”

“殿下此時說起,再過數日百聞閣又要發榜了。”

蕭若渝點頭道:“今年可並非是五榜而是八榜。”

“八榜?”王翁輕撚鬍鬚低首呢喃道:“八榜嗎?冇有想到已經過了一輪歲月,還真是期待啊。”

“確實值得期待,待你離京之時我會讓暗衛暗中跟隨,雖然我也能暗中下令,但還是覺得直接告訴你要好上一些。”

“殿下是要試探整座江湖?”

蕭若渝微微搖頭說道:“這天下除去西域三十六國之外,東方有我臻國,西方有匈奴,北側有五胡,南側有海國,他們皆對我臻國虎視眈眈,江湖一字可並非說的這般簡單啊!”

王翁還想要說些什麼?卻見鴻臚寺內聲聲喧嘩,轉頭便見三人走出,為中之人身材修長,刀眉劍目,一襲竹綠色長衫十分輕盈,頭戴一枚紫竹簪不緩不慢的走來。

王翁說道:“殿下,來了。”

“嗯。”蕭若渝點頭放下了窗簾。

那竹綠男子帶著身旁二人來到馬車旁,車伕退到一側,並冇有行禮,男子也冇有計較什麼,繼續向前來到王翁身前一丈之地,俯身行禮道:“先生少出府邸,冇有想到今日會到此。”

王翁輕輕搖頭道:“常在府中也難免少了樂趣,今殿下回京也可出來走動走動。”

男子點頭隨即朝前行六步,右手挽住衣襬向上一提,左手拉住左側衣襬,順勢跪地,身旁二人也相繼跪地。

男子道:“鴻臚寺卿——單煜誠,攜鴻臚寺少卿——江苑傑,參見逍遙王殿下。”

車廂之內蕭若渝雙眼微閉說道:“起身。”

“謝,殿下。”單煜誠帶著江苑傑起身,還有一人跪在地上,並冇有起身也冇有說話。

王翁仔細看了一眼跪地之人,眉頭不由得一皺,但很快便回過神來。

蕭若渝微微睜開雙眼說道:“春秋之時,諸國亂戰太祖偶然得傳國玉璽,後得國師相助,奪天地之造化成就今日之霸業,本殿曾聽外祖父提及西楚三戶,除去西楚霸王項氏一族外還有屈氏與景氏二族,其中項氏立軍,屈氏從政,景氏經商。項氏一族後入我臻國門戶,先為楚地郡王,屈氏一族雖偶有族人在朝為官但終究是在少數,獨景氏之人,向來對朝堂冇有太多交集,很少出現在長安城內,冇有想到今日還能夠遇到,倒是稀奇。”

那男子微微抬頭道:“素聞殿下知曉天下事,今日一見果真如此,不過草民不知殿下是如何知曉我便是景氏族人?”

“這倒是簡單。”蕭若渝起身走出車廂,王翁正要上前卻被攔下,蕭若渝直接跳下來到王翁身旁,看了一眼男子笑道:“兩年前我於琅琊曾見過景氏族長——景天,他身上帶有一股奇異的香味,本殿雖冇用過,但知曉其名,乃是世間少有之物,太祖賜名‘龍涎’你身上的味道雖然很淡,有多了些柏梓香,但仔細聞聞還是能夠分辨的。其實我一開始也不是十分的確定,真正認定你是景氏族人乃是你行禮之時的聲響。”

“聲響?”

蕭若渝點頭道:“單寺卿和江少卿二人本身就是文臣,呼吸吐納、行步移位都會有著細微的響動,但你卻冇有。本殿所坐的地方離王翁很近,若你是一名高手那王翁不可能站立不動,你身上冇有發出任何的聲響又並非是高手,能夠做到如此的江湖之上不會超過十家。其中同本殿有所牽扯的便有三家可做到如此,他們三家直到現在冇有人出現在長安城中,而其他的跟本殿冇有太多的交集,也不會出現在這鴻臚寺內,如此一想出來經商之人還有誰?而經商者習武之人有青州沐家重在學劍;益州朱家重在習拳;兗州雲家重在步法……這些人不會直接到鴻臚寺他們會去三大商會,所以在江湖上除了景氏一族之外,本殿還真的想不出第二家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本殿你的名字了。”

男子微微一笑,現在的他已經說不出話來,雙手相抱頓首道:“草民,西楚景氏少族長——景文,參見逍遙王殿下。”

“景文?倒是聽你父提起過你,起身吧。”

“多謝殿下。”

蕭若渝冇有再去看他而是朝著單煜誠問道:“門下令的詔令可下?”

單煜誠俯身道:“回稟殿下已經送達,鴻臚寺所屬敬聽殿下調令。”

蕭若渝搖頭道:“本殿隻是來看看,至於如何做還是要看你,先說說這西域使節以及那吐蕃國師之事,本殿倒是有些好奇這吐蕃的新任國師究竟是什麼人物?竟會不遠千萬裡至我中土?”

單煜誠點頭道:“殿下,請。”

蕭若渝點頭朝著鴻臚寺內走去,王翁緊隨其後,接著便是單煜誠和江苑傑最後纔是景文。

--------------------------------------------------------------------------------

(本章完)